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魏書》中的袁氏

                                        2014-4-6 22:57| 發布者: 袁弘毅| 查看: 1962| 評論: 0

                                        摘要: 《魏書》中的袁氏 ◎ 袁式 ◎袁翻、袁寶首、袁叔德、袁躍、袁飏、袁升 袁式 (《魏書》卷第二十六) 【原文】 袁式,字季祖,陳郡陽夏人,漢司徒滂之后。父淵,司馬昌明侍中。式在南,歷武陵王遵諮議參軍。與司馬 ...

                                        《魏書》中的袁氏

                                         

                                        ◎ 袁式          ◎袁翻、袁寶首、袁叔德、袁躍、袁飏、袁升

                                         

                                        袁式

                                        (《魏書》卷第二十六)

                                        原文

                                        袁式,字季祖,陳郡陽夏人,漢司徒滂之后。父淵,司馬昌明侍中。式在南,歷武陵王遵諮議參軍。與司馬文思等歸姚興。泰常二年歸國,為上客,賜爵陽夏子。與司徒崔浩一面,便盡國士之交。是時,朝儀典章,悉出于浩。浩以式博于古事,每所草創,恆顧訪之。性長者,雖羈旅飄泊,而清貧守度,不失士節,時人甚敬重之,皆呼曰袁諮議。延和二年,衛大將軍、樂安王范為雍州刺史,詔式與中書侍郎高允俱為從事中郎,辭而獲免。式沉靖樂道,周覽書傳,至于詁訓、《倉》、《雅》、偏所留懷。作《字釋》,未就。以天安二年卒。贈豫州刺史,謚肅侯。

                                        子濟,襲。位魏郡太守,政有清稱,加寧遠將軍。子侄遂居潁川之陽夏! ∈烦荚唬旱笥翰抛R恢遠,著聲立事,禮遇優隆,世有人爵堂構之義也。王慧龍援難自歸,頗歷夷險,撫從督眾,見憚嚴敵。世珍寶有令子,克播家聲。韓延之報書劉裕,國體在焉。袁式贊禮儀崔浩,時稱長者,一時有稱,信為美哉。

                                         

                                        袁翻、袁寶首、袁叔德、袁躍、袁飏、袁升

                                        (《魏書》卷五十七)

                                        原文

                                        袁翻,字景翔,陳郡項人也。父宣,有才筆,為劉彧青州刺史沈文秀府主簿;逝d中,東陽州平,隨文秀入國。而大將軍劉昶每提引之,言是其外祖淑之近親,令與其府諮議參軍袁濟為宗。宣時孤寒,甚相依附。及翻兄弟官顯,與濟子洸、演遂各凌競,洸等乃經公府以相排斥。

                                        翻少以才學擅美一時。初為奉朝請。景明初,李彪在東觀,翻為徐紇所薦,彪引兼著作佐郎,以參史事。及紇被徙,尋解。后遷司徒祭酒、揚烈將軍、尚書殿中郎。正始初,詔尚書門下于金墉中書外省考論律令,翻與門下錄事常景、孫紹,廷尉監張虎,律博士侯堅固,治書侍御史高綽,前軍將軍邢苗,奉車都尉程靈虬,羽林監王元龜,尚書郎祖瑩、宋世景,員外郎李琰之,太樂令公孫崇等并在議限。又詔太師、彭城王勰,司州牧、高陽王雍,中書監、京兆王愉,前青州刺史劉芳,左衛將軍元麗,兼將作大匠李韶,國子祭酒鄭道昭,廷尉少卿王顯等入預其事。后除豫州中正。

                                        是時修明堂辟雍。翻議曰:謹案明堂之義,古今諸儒論之備矣。異端競構,莫適所歸,故不復遠引經傳、傍采紀籍以為之證,且論意之所同,以詶詔旨耳。蓋唐虞已上,事難該悉;夏殷已降,?芍。謂典章之極,莫如三代;郁郁之盛,從周斯美。制禮作樂,典刑在焉;遺風余烈,垂之不朽。

                                        案《周官考工》所記,皆記其時事,具論夏殷名制,豈其紕繆?是知明堂五室,三代同焉,配帝象行,義則明矣。及《淮南》、《呂氏》與《月令》同文,雖布政班時,有堂、個之別,然推其體例,則無九室之證。既而世衰禮壞,法度淆弛,正義殘隱,妄說斐然。明堂九室,著自《戴禮》,探緒求源,罔知所出,而漢氏因之,自欲為一代之法。故鄭玄云:“周人明堂五室,是帝一室也,合于五行之數!吨芏Y》依數以為之室。德行疑于今,雖有不同,時說昞然,本制著存,而言無明文,欲復何責!北局浦,是周五室也;于今不同,是漢異周也。漢為九室,略可知矣。但就其此制,猶竊有懵焉。何者?張衡《東京賦》云:“乃營三宮,布教班常,復廟重屋,八達九房!贝四嗣魈弥囊。而薛綜注云:“房,室也,謂堂后有九室!碧煤缶攀抑,非巨異乎?裴頠又云:“漢氏作四維之個,不能令各據其辰,就使其像可圖,莫能通其居用之禮,此為設虛器也!鄙踔獫h世徒欲削滅周典,捐棄舊章,改物創制,故不復拘于載籍。且鄭玄之詁訓《三禮》,及釋《五經異義》,并盡思窮神,故得之遠矣。覽其明堂圖義,皆有悟人意,察察著明,確乎難奪,諒足以扶微闡幽,不墜周公之舊法也。伯喈損益漢制,章句繁雜,既違古背新,又不能易玄之妙矣。魏晉書紀,亦有明堂祀五帝之文,而不記其經始之制,又無坦然可準。觀夫今之基址,猶或仿佛,高卑廣狹,頗與《戴禮》不同。何得以意抑心,便謂九室可明?且三雍異所,復乖盧、蔡之義,進退亡據,何用經通?晉朝亦以穿鑿難明,故有一屋之論,并非經典正義,皆以意妄作,茲為不典,學家常談,不足以范時軌世。

                                        皇代既乘乾統歷,得一馭宸,自宜稽古則天,憲章文武,追蹤周孔,述而不作,四彼三代,使百世可知。豈容虛追子氏放篇之浮說,徒損經紀《雅誥》之遺訓?而欲以支離橫議,指畫妄圖,儀刑宇宙而貽來葉者也。

                                        又北京制置,未皆允帖,繕修草創,以意良多。事移禮變,所存者無幾,理茍宜革,何必仍舊?且遷都之始,日不遑給,先朝規度,每事循古,是以數年之中,悛換非一,良以永法為難,數改為易。何為宮室府庫多因故跡,而明堂辟雍獨遵此制?建立之辰,復未可知矣。既猥班訪逮,輒輕率瞽言。明堂五室,請同周制;郊建三雍,求依故所。庶有會經誥,無失典刑。識偏學疏,退慚謬浪。

                                        后議選邊戍事,翻議曰:臣聞兩漢警于西北,魏晉備在東南。是以鎮邊守塞,必寄威重;伐叛柔服,實賴溫良。故田叔、魏尚聲高于沙漠,當陽、鉅平績流于江漢,紀籍用為美談,今古以為盛德。自皇上以叡明纂御,風凝化遠,威厲秋霜,惠沾春露,故能使淮海輸誠,華陽即序,連城請面,比屋歸仁。懸車劍閣,豈伊曩載;鼓噪金陵,復在茲日。然荊揚之牧,宜盡一時才望;梁郢之君,尤須當今秀異。

                                        自比緣邊州郡,官至便登,疆場統戍,階當即用;蛑捣x德凡人,或遇貪家惡子,不識字民溫恤之方,唯知重役殘忍之法。廣開戍邏,多置帥領;或用其左右姻親,或受人財貨請屬,皆無防寇御賊之心,唯有通商聚斂之意。其勇力之兵,驅令抄掠。若值強敵,即為奴虜;如有執獲,奪為己富。其羸弱老小之輩,微解金鐵之工,少閑草木之作,無不搜營窮壘,苦役百端。自余或伐木深山,或耘草平陸,販貿往還,相望道路。此等祿既不多,資亦有限,皆收其實絹,給其虛粟,窮其力,薄其衣,用其工,節其食,綿冬歷夏,加之疾苦,死于溝瀆者常十七八焉。是以吳楚間伺,審此虛實,皆云糧匱兵疲,易可乘擾,故驅率犬羊,屢犯疆場。頻年以來,甲胄生蟣,十萬在郊,千金日費,為弊之深,一至于此!皆由邊任不得其人,故延若斯之患。賈生所以痛哭,良有以也! 》驖嵠淞髡咔迤湓,理其末者正其本。既失之在始,庸可止乎?愚謂自今以后,荊、揚、徐、豫、梁、益諸蕃,及所統郡縣、府佐、統軍至于戍主,皆令朝臣王公已下各舉所知,必選其才,不拘階級。若能統御有方,清高獨著,威足臨戎,信能懷遠,撫循將士,得其忻心,不營私潤,專修公利者,則就加爵賞,使久于其任,以時褒賚,厲其忠款。所舉之人,亦垂優異,獎其得士,嘉其誠節。若不能一心奉公,才非捍御,貪惏日富,經略無聞,人不見德,兵厭其勞者,即加顯戮,用彰其罪。所舉之人,隨事免降,責其謬薦,罰其偽薄。如此,則舉人不得挾其私,受任不得孤其舉,善惡既審,沮勸亦明,庶邊患永消,譏議攸息矣。

                                        遭母憂,去職。熙平初,除冠軍將軍、廷尉少卿,尋加征虜將軍,后出為平陽太守。翻為廷尉,頗有不平之論。及之郡,甚不自得,遂作《思歸賦》曰:

                                        日色黯兮,高山之岑。月逢霞而未皎,霞值月而成陰。望他鄉之阡陌,非舊國之池林。山有木而蔽月,川無梁而復深。悵浮云之弗限,何此恨之難禁。于是雜石為峰,諸煙共色;秀出無窮,煙起不極。錯翻花而似繡,網游絲其如織。蝶兩戲以相追,燕雙飛而鼓翼。怨驅馬之悠悠,嘆征夫之未息!

                                        爾乃臨峻壑,坐層阿。北眺羊腸詰屈,南望龍門嵯峨。疊千重以聳翠,橫萬里而揚波。遠?鼯吾與麏麝,走鰩鱉及龜鼉。彼曖然兮鞏洛,此邈矣兮關河。心郁郁兮徒傷,思搖搖兮空滿。思故人兮不見,神翻覆兮魂斷。斷魂兮如亂,憂來兮不散。俯鏡兮白水,水流兮漫漫。異色兮縱橫,奇光兮爛爛。下對兮碧沙,上睹兮青岸。岸上兮氤氳,駁霞兮絳氛。鳳搖枝而為弄,日照水以成文。行復行兮川之畔,望復望兮望夫君。君之門兮九重門,余之別兮千里分。愿一見兮導我意,我不見兮君不聞。魄惝怳兮知何語,氣繚戾兮獨榮缊。

                                        彼鳥馬之無知,尚有情于南北。雖吾人之固鄙,豈忘懷于上國?去上國之美人,對下邦之鬼蜮。形既同于魍魎,心匪殊于蝥賊。欲修之而難化,何不殘之云克?知進退之非可,徒終朝以默默。愿生還于洛濱,荷天地之厚德。

                                        神龜末,遷冠軍將軍、涼州刺史。時蠕蠕主阿那瑰、后主婆羅門,并以國亂來降,朝廷問翻安置之所。翻表曰:

                                        謬以非才,忝荷邊任,猥垂訪逮安置蠕蠕主阿那瑰、婆羅門等處所遠近利害之宜。竊惟匈奴為患,其來久矣,雖隆周、盛漢莫能障服。衰弱則降,富強則叛。是以方叔、召虎不遑自息,衛青、去病勤亦勞止;蛐尬牡乱詠碇,或興干戈以伐之,而一得一失,利害相侔。故呼韓來朝,左賢入侍,史籍謂之盛事,千載以為美談,到于皇代勃興,威馭四海,爰在北京,仍梗疆場。自卜惟洛食,定鼎伊瀍,高車、蠕蠕迭相吞噬。始則蠕蠕衰微,高車強盛,蠕蠕則自救靡暇,高車則僻遠西北。及蠕蠕復振,反破高車,王喪民離,不絕如線。而高車今能終雪其恥,復摧蠕蠕者,正由種類繁多,不可頓滅故也。然斗此兩敵,即卞莊之算,得使境上無塵數十年中者,抑此之由也。

                                        今蠕蠕為高車所討滅,外憑大國之威靈,兩主投身,一期而至,百姓歸誠,萬里相屬。進希朝廷哀矜,克復宗社;退望庇身有道,保其妻兒。雖乃遠夷荒桀,不識信順,終無純固之節,必有孤負之心。然興亡繼絕,列圣同規;撫降恤附,綿經共軌。若棄而不受,則虧我大德;若納而禮待,則損我資儲。來者既多,全徙內地,非直其情不愿,迎送艱難。然夷不亂華,殷鑒無遠,覆車在于劉石,毀轍固不可尋。且蠕蠕尚存,則高車猶有內顧之憂,未暇窺窬上國。若蠕蠕全滅,則高車跋扈之計,豈易可知?今蠕蠕雖主奔于上,民散于下,而余黨實繁,部落猶眾,處處棋布,以望今主耳。高車亦未能一時并兼,盡令率附。

                                        又高車士馬雖眾,主甚愚弱,上不制下,下不奉上,唯以掠盜為資,陵奪為業。河西捍御強敵,唯涼州、敦煌而已。涼州土廣民希,糧仗素闕,敦煌、酒泉空虛尤甚,若蠕蠕無復豎立,令高車獨擅北垂,則西顧之憂,匪旦伊夕。愚謂蠕蠕二主,皆宜存之,居阿那瑰于東偏,處婆羅門于西裔,分其降民,各有攸屬。那瑰住所,非所經見,其中事勢,不敢輒陳。其婆羅門請修西海故城以安處之。西?け緦贈鲋,今在酒泉直抵、張掖西北千二百里,去高車所住金山一千余里,正是北虜往來之沖要,漢家行軍之舊道,土地沃衍,大宜耕殖。非但今處婆羅門,于事為便,即可永為重戍,鎮防西北。宜遣一良將,加以配衣疑,仍令監護婆羅門。凡諸州鎮應徙之兵,隨宜割配,且田且戍。雖外為置蠕蠕之舉,內實防高車之策。一二年后,足食足兵,斯固安邊保塞之長計也。若婆羅門能自克厲,使余燼歸心,收離聚散,復興其國者,乃漸令北轉,徙渡流沙,即是我之外蕃,高車勍敵。西北之虞,可無過慮。如其奸回返覆,孤恩背德者,此不過為逋逃之寇,于我何損。今不早圖,戎心一啟,脫先據西海,奪我險要,則酒泉、張掖自然孤危,長河以西終非國有。不圖厥始,而憂其終,噬臍之恨,悔將何及?  

                                        愚見如允,乞遣大使往涼州、敦煌及于西海,躬行山谷要害之所,親閱亭障遠近之宜,商量士馬,校練糧仗,部分見定,處置得所。入春,西海之間即令播種,至秋,收一年之食,使不復勞轉輸之功也。且西海北垂,即是大磧,野獸所聚,千百為群,正是蠕蠕射獵之處。殖田以自供,籍獸以自給,彼此相資,足以自固。今之豫度,微似小損,歲終大計,其利實多。高車豺狼之心,何可專信?假令稱臣致款,正可外加優納,而復內備彌深,所謂先人有奪人之心者也。管窺所陳,懼多孟浪。

                                        時朝議是之。

                                        還,拜吏部郎中,加平南將軍、光祿大夫。以本將軍出為齊州刺史,無多政績。孝昌中,除安南將軍、中書令,領給事黃門侍郎,與徐紇俱在門下,并掌文翰。翻既才學名重,又善附會,亦為靈太后所信待。是時蠻賊充斥,六軍將親討之,翻乃上表諫止。后蕭寶夤大敗于關西,翻上表請為西軍死亡將士舉哀,存而還者并加賑賚。后拜度支尚書,尋轉都官。翻表曰:“臣往忝門下,翼侍帳幄。同時流輩皆以出離左右,蒙數階之陟。唯臣奉辭,非但直去黃門,今為尚書后,更在中書令下。于臣庸朽,誠為叨濫;準之倫匹,或有未盡。竊惟安南之與金紫,雖是異品之隔,實有半階之校;加以尚書清要,位遇通顯,準秩論資,似加少進。語望比官,人不愿易。臣自揆自顧,力極求此,伏愿天地成造,有始有終,矜臣疲病,乞臣骸骨,愿以安南、尚書換一金紫!睍r天下多事,翻雖外請閑秩,而內有求進之心,識者怪之。于是,加撫軍將軍。

                                        肅宗、靈太后曾燕于華林園,舉觴謂群臣曰:“袁尚書,朕之杜預。欲以此杯敬屬元凱,今為盡之!笔套吣涣w仰。翻名位俱重,當時賢達咸推與之,然獨善其身,無所獎拔,排抑后進,懼其凌己,論者鄙之。建義初,遇害于河陰,年五十三。所著文筆百余篇,行于世。贈使持節、侍中、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青州刺史。

                                        嫡子寶首,武定中,司徒記室參軍。

                                        寶首兄叔德,武定末,太子中舍人。

                                        翻弟躍,語在《文苑傳》。

                                        躍弟飏,本州治中、別駕,豫州冠軍府司馬而卒。

                                        飏弟升,太學博士、司徒記室、尚書儀曹郎中、正員郎、通直常侍。飏死后,升通其妻。翻慚恚,為之發病,升終不止,時人鄙穢之。亦于河陰見害。贈左將軍、齊州刺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網友評論

                                        分享到: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20-1-18 17:58 , Processed in 0.16176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