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晉書》中的袁氏

                                        2014-2-22 18:44| 發布者: 袁弘毅| 查看: 1783| 評論: 0

                                        摘要: 《晉書》中的袁氏 ◎ 袁甫 ◎ 袁瑰 ◎ 袁喬、袁方平 ◎ 袁山松 ◎ 袁猷 ◎ 袁準、袁沖 ◎袁耽 ◎袁質 ◎袁湛 ◎袁豹 ◎袁宏 袁甫 (《晉書》列傳第二十二) 【原 ...

                                        《晉書》中的袁氏

                                         

                                               ◎ 袁甫        袁瑰        袁喬、袁方平  

                                               ◎ 袁山松     ◎ 袁猷     ◎ 袁準、袁沖

                                               ◎ 袁耽         袁質     ◎ 袁湛

                                               ◎ 袁豹         袁宏

                                         

                                        袁甫

                                        (《晉書》列傳第二十二)

                                        原文

                                        淮南袁甫,字公胄,亦好學,與譚齊名,以詞辯稱。嘗詣中領軍何勖,自言能為劇縣。勖曰:“唯欲宰縣,不為臺閣職,何也?”甫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譬繒中之好莫過錦,錦不可以為;谷中之美莫過稻,稻不可以為赟。是以圣王使人,必先以器,茍非周材,何能悉長!黃霸馳名于州郡,而息譽于京邑。廷尉之材,不為三公,自昔然也!臂蒙浦,除松滋令。轉淮南國大農、郎中令。石珩問甫曰:“卿名能辯,豈知壽陽已西何以恆旱?壽陽已東何以恆水?”甫曰:“壽陽已東皆是吳人,夫亡國之音哀以思,鼎足強邦,一朝失職,憤嘆甚積,積憂成陰,陰積成雨,雨久成水,故其域恆澇也。壽陽已西皆是中國,新平強吳,美寶皆入,志盈心滿,用長歡娛!豆颉酚醒,魯僖甚悅,故致旱京師。若能抑強扶弱,先疏后親,則天下和平,災害不生矣!庇^者嘆其敏捷。年八十余,卒于家。

                                         

                                        袁瑰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袁瑰,字山甫,陳郡陽夏人,魏郎中令渙之曾孫也。祖、父并早卒。瑰與弟猷欲奉母避亂,求為江淮間縣,拜呂令,轉江都,因南渡。元帝以為丹陽令。中興建,拜奉朝請,遷治書御史。時東海王越尸既為石勒所焚,妃裴氏求招魂葬越,朝廷疑之。瑰與博士傅純議,以為招魂葬是謂埋神,不可從也。帝然之,雖許裴氏招魂葬越,遂下詔禁之。尋除廬江太守。大將軍王敦引為諮議參軍。俄為臨川太守。敦平,為鎮南將軍卡敦軍司。尋自解還都,游于會稽。蘇峻之難,與王舒共起義軍,以功封長合鄉侯,征補散騎常侍,徙大司農尋除國子祭酒。頃之,加散騎常侍。

                                          于時喪亂之后,禮教陵遲,瑰上疏曰:

                                          臣聞先王之教也,崇典訓以弘遠代,明禮樂以流后生,所以導萬物之性,暢為善之道也。宗周既興,文史載煥,端委垂于南蠻,頌聲溢于四海,故延州聘魯,聞《雅》而嘆;韓起適魯,觀《易》而美。何者?立人之道,于斯為首?鬃逾越啼ㄣ,孟軻系之,誨誘無倦,是以仁義之聲于今猶存,禮讓之節時或有之。

                                          疇昔皇運陵替,喪亂屢臻,儒林之教漸頹,庠序之禮有闕,國學索然,墳籍莫啟,有心之徒抱志無由。昔魏武帝身親介胄,務在武功,猶尚廢鞍覽卷,投戈吟詠,況今陛下以圣明臨朝,百官以虔恭蒞事,朝野無虞,江外謐靜,如之何泱泱之風漠然無聞,洋洋之美墜于圣世乎!古人有言:“《詩》《書》義之府,禮樂德之則!睂嵰肆粜慕浖,闡明學義,使諷誦之音盈于京室,味道之賢是則是詠,豈不盛哉!若得給其宅地,備其學徒,博士僚屬粗有其官,則臣之愿也。

                                          疏奏,成帝從之。國學之興,自瑰始也。以年在懸車,上疏告老,尋卒,追贈光祿大夫,謚曰恭。子喬嗣。

                                         

                                          袁喬、袁方平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喬字彥叔。初拜佐著作郎。輔國將軍桓溫請為司馬,除司徒左西屬,不就,拜尚書郎;笢劓偩┛,復引為司馬,領廣陵相。初,喬與褚裒友善,及康獻皇后臨朝,喬與裒書曰:“皇太后踐登正阼,臨御皇朝,將軍之于國,外姓之太上皇也。至于皇子近屬,咸有揖讓之禮,而況策名人臣,而交媟人父,天性攸尊,亦宜體國而重矣。故友之好,請于此辭。染絲之變,墨翟致懷,岐路之感,楊硃興嘆,況于將軍游處少長,雖世譽先后而臭味同歸也。平昔之交,與禮數而降,箕踞之嘆,隨時事而替,雖欲虛詠濠肆,脫落儀制,其能得乎!來物無停,變化遷代,豈惟寸晷,事亦有之。夫御器者神,制眾以約,愿將軍貽情無事,以理勝為任,親杖賢達,以納善為大。執筆惆悵,不能自盡!闭撜咭詾榈枚Y。

                                          遷安西諮議參軍、長沙相,不拜。尋督沔中諸戍江夏隨義陽三郡軍事、建武將軍、江夏相。時桓溫謀伐蜀,眾以為不可,喬勸溫曰:“夫經略大事,故非常情所具,智者了于胸心,然后舉無遺算耳。今天下之難,二寇而已。蜀雖險固,方胡為弱,將欲除之,先從易者。今溯流萬里,經歷天險,彼或有備,不必可克。然蜀人自以斗絕一方,恃其完固,不修攻戰之具,若以精卒一萬,輕軍速進,比彼聞之,我已入其險要,李勢君臣不過自力一戰,擒之必矣。論者恐大軍既西,胡必窺覦,此又似是而非。何者?胡聞萬里片征伐,以為內有重備,必不敢動?v復越逸江渚,諸軍足以守境,此無憂矣。蜀土富實,號稱天府,昔諸葛武侯欲以抗衡中國。今誠不能為害,然勢據上流,易為寇盜。若襲而取之者,有其人眾,此國之大利也!睖貜闹,使喬以江夏相領二千人為軍鋒。師次彭模,去賊已近,議者欲兩道并進,以分賊勢。喬曰:“今深入萬里,置之死地,士無反顧之心,所謂人自為戰者也。今分為兩軍,軍力不一,萬一偏敗,則大事去矣。不如全軍而進,棄去釜甑,赍三日糧,勝可必矣!睖匾詾槿,即一時俱進。去成都十里,與賊大戰,前鋒失利,喬軍亦退,矢及馬首,左右失色。喬因麾而進,聲氣愈厲,遂大破之,長驅至成都。李勢既降,勢將鄧定、隗文以其屬反,眾各萬余。溫自擊定,喬擊文,破之。進號龍驤將軍,封湘西伯。尋卒,年三十六,溫甚悼惜之。追贈益州刺史,謚曰簡。

                                          喬博學有文才,注《論語》及《詩》,并諸文筆皆行于世。

                                          子方平嗣,亦以軌素自立,辟大司馬掾,歷義興、瑯邪太守。卒,子山松嗣。

                                         

                                        袁山松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山松少有才名,博學有文章,著《后漢書》百篇。衿情秀遠,善音樂。舊歌有《行路難》曲,辭頗疏質,山松好之,乃文其辭句,婉其節制,每因酣醉縱歌之。聽者莫不流涕。初羊曇善唱樂,桓伊能挽歌,及山松《行路難》繼之,時人謂之“三絕”。時張湛好于齋前種松柏,而山松每出游,好令左右作挽歌,人謂“湛屋下陳尸,山松道上行殯!

                                          山松歷顯位,為吳郡太守。孫恩作亂,山松守滬瀆,城陷被害。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猷字申甫,少與瑰齊名。代瑰為呂令,復相繼為江都,由是俱渡江。瑰為丹陽,猷為武康,兄弟列宰名邑,論者美之。歷位侍中、衛尉卿。猷孫宏,見《文苑傳》。

                                         

                                        袁準、袁沖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準字孝尼,以儒學知名,注《喪服經》。官至給事中。準子沖,字景玄,光祿勛。沖子耽。

                                         

                                        袁耽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耽字彥道,少有才氣,倜儻不羈,為士類所稱;笢厣贂r游于博徒,資產俱盡,尚有負進,思自振之方,莫知所出,欲求濟于耽,而耽在艱,試以告焉。耽略無難色,遂變服懷布帽,隨溫與債主戲。耽素有藝名,債者聞之而不相識,謂之曰:“卿當不辦作袁彥道也!彼炀途质f一擲,直上百萬。耽投馬絕叫,探布帽擲地,曰:“竟識袁彥道不?”其通脫若此。蘇峻之役,王導引為參軍,隨導在石頭。初,路永、匡術、寧等皆峻心腹,聞祖約奔敗,懼事不立,迭說峻誅大臣。峻既不納,永等慮必敗,陰結于導。導使耽潛說路永,使歸順。峻平,封秭歸男,拜建威將軍、歷陽太守。咸康初,石季龍游騎十余匹至歷陽,耽上列不言騎少。時胡寇強盛,朝野危懼,王導以宰輔之重請自討之。既而賊騎不多,又已退散,導止不行。朝廷以耽失于輕妄,黜之。尋復為導從事中郎,方加大任,會卒,時年二十五。子質。

                                         

                                        袁質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質字道和。自渙至質五世,并以道素繼業,惟其父耽以雄豪著。及質又以孝行稱。官歷瑯邪內史、東陽太守。質子湛。

                                         

                                        袁湛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湛字士深。少有操植,以沖粹自立,而無文華,故不為流俗所重。時謝混為仆射,范泰贈湛及混詩云:“亦有后出雋,離群頗騫翥!闭亢薅淮。自中書令為仆射、左光祿大夫、晉寧男,卒于官。湛弟豹。

                                         

                                        袁豹

                                        (《晉書》列傳第五十三)

                                        原文

                                        豹字士蔚,博學善文辭,有經國材,為劉裕所知。后為太尉長史、丹陽尹,卒。

                                         

                                        袁宏

                                        (《晉書》列傳第六十二·文苑)

                                        原文

                                        袁宏,字彥伯,侍中猷之孫也。父勖,臨汝令。宏有逸才,文章絕美,曾為詠史詩,是其風情所寄。少孤貧,以運租自業。謝尚時鎮牛渚,秋夜乘月,率爾與左右微服泛江。會宏在舫中諷詠,聲既清會,辭又藻拔,遂駐聽久之,遣問焉。答云:“是袁臨汝郎誦詩!奔雌湓伿分饕。尚傾率有勝致,即迎升舟,與之譚論,申旦不寐,自此名譽日茂。尚為安西將軍、豫州刺史,引宏參其軍事。累遷大司馬桓溫府記室。溫重其文筆,專綜書記。后為《東征賦》,賦末列稱過江諸名德,而獨不載桓彝。時伏滔先在溫府,又與宏善,苦諫之。宏笑而不答。溫知之甚忿,而憚宏一時文宗,不欲令人顯問。后游青山飲歸,命宏同載,眾為之懼。行數里,問宏云:“聞君作《東征賦》,多稱先賢,何故不及家君?”宏答曰:“尊公稱謂非下官敢專,既未遑啟,不敢顯之耳!睖匾刹粚,乃曰:“君欲為何辭?”宏即答云:“風鑒散朗,或搜或引,身雖可亡,道不可隕,宣城之節,信義為允也!睖劂欢。宏賦又不及陶侃,侃子胡奴嘗于曲室抽刃問宏曰:“家君勛跡如此,君賦云何相忽?”宏窘急,答曰:“我已盛述尊公,何乃言無?”因曰:“精金百汰,在割能斷,功以濟時,職思靜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焙酥。

                                        后為《三國名臣頌》曰:

                                        夫百姓不能自牧,故立君以治之;明君不能獨治,則為臣以佐之。然則三五迭隆,歷代承基,揖讓之與干戈,文德之與武功,莫不宗匠陶鈞而群才緝熙,元首經略而股肱肆力。雖遭罹不同,跡有優劣,至于體分冥固,道契不墜,風美所扇,訓革千載,其揆一也。故二八升而唐朝盛,伊呂用而湯武寧,三賢進而小白興,五臣顯而重耳霸。中古陵遲,斯道替矣。居上者不以至公理物,為下者必以私路期榮,御員者不以信誠率眾,執方者必以權謀自顯。于是君臣離而名教薄,世多亂而時不治,故蘧寧以之卷舒,柳下以之三黜,接輿以之行歌,魯連以之赴海。衰世之中,保持名節,君臣相體,若合符契,則燕昭、樂毅古之流矣。夫未遇伯樂,則千載無一驥;時值龍顏,則當年控三杰,漢之得賢,于斯為貴。高祖雖不以道勝御物,群下得盡其忠;蕭曹雖不以三代事主,百姓不失其業。靜亂庇人,抑亦其次。夫時方顛沛,則顯不如隱;萬物思治,則默不如語。是以古之君子不患弘道難,患遭時難;遭時匪難,遇君難。故有道無時,孟子所以咨嗟;有時無君,賈生所以垂泣。夫萬歲一期,有生之通涂;千載一遇,賢智之嘉會。遇之不能無欣,喪之何能無慨。古人之言,信有情哉!余以暇日常覽《國志》,考其君臣,比其行事,雖道謝先代,亦異世一時也。

                                        文若懷獨見之照,而有救世之心,論時則人方涂炭,計能則莫出魏武,故委圖霸朝,豫謀世事。舉才不以標鑒,故人亡而后顯;籌畫不以要功,故事至而后定。雖亡身明順,識亦高矣。

                                        董卓之亂,神器遷逼,公達慨然,志在致命。由斯而譚,故以大存名節。至如身為漢隸而跡入魏幕,源流趣舍,抑亦文若之謂。所以存亡殊致,始終不同,將以文若既明且哲,名教有寄乎!夫仁義不可不明,時宗舉其致;生理不可不全,故達識攝其契。相與弘道,豈不遠哉!

                                        崔生高朗,折而不撓,所以策名魏武、執笏霸朝者,蓋以漢主當陽,魏后北面者哉!若乃一旦進璽,君臣易位,則崔生所以不與,魏氏所以不容。夫江湖所以濟舟,亦所以覆舟;仁義所以全身,亦所以亡身。然而先賢玉摧于前,來哲攘袂于后,豈天懷發中,而名教束物者乎!

                                        孔明盤桓,俟時而動,遐想管樂,遠明風流,治國以禮,人無怨聲,刑罰不濫,沒有余泣,雖古之遺愛,何以加茲!及其臨終顧托,受遺作相,劉后授之無疑心,武侯受之無懼色,繼體納之無貳情,百姓信之無異辭,君臣之際,良可詠矣!

                                        公瑾卓爾,逸志不群,總角料主,則素契于伯符;晚節曜奇,則三分于赤壁。惜其齡促,志未可量。

                                        子布佐策,致延譽之美,輟哭止哀,有翼戴之功,神情所涉,豈徒謇諤而已哉!然杜門不用,登壇受譏。夫一人之身所照未異,而用舍之間俄有不同,況沈跡溝壑,遇與不遇者乎!

                                        夫詩頌之作,有自來矣;蛞砸髟伹樾,或以紀德顯功,雖大指同歸,所托或乖。若夫出處有道,名體不滯,風軌德音,為世作范,不可廢也。復綴序所懷,以為之贊曰:

                                        火德既微,運纏大過。洪飚扇海,二溟揚波。虬獸雖驚,風云未和。潛魚擇川,高鳥候柯。赫赫三雄,并回乾軸。競收杞梓,爭采松竹。鳳不及棲,龍不暇伏。谷無幽蘭,嶺無停菊。

                                        英英文若,靈鑒洞照。應變知微,頤奇賞要。日月在躬,隱之彌曜。文明?英心,贊之愈妙。滄海橫流,玉石俱碎。達人兼善,廢己存愛。謀解時紛,功濟宇內。始救生靈,終明風概。

                                        公達潛朗,思同蓍蔡。運用無方,動攝群會。爰初發跡,遘此顛沛。神情玄定,處之彌泰。愔愔幕裹,算無不經亹癖通韻,跡不暫停。雖懷尺璧,顧哂連城。智能極物,愚足全生。

                                        郎中溫雅,器識純素。貞而不諒,通而能固。恂恂德心,汪汪軌度。志成弱冠,道敷歲暮。仁者必勇,德亦有言。雖遇履尾,神氣恬然。行不修飾,名節無愆。操不激切,素風愈鮮。

                                        邈哉崔生,體正心直。天骨疏朗,墻岸高嶷。忠存軌跡,義形風色。思樹芳蘭,翦除荊棘。人惡其上,世不容哲,槵樝壬,雅杖名節。雖遇塵務,猶震霜雪。運極道消,碎此明月。

                                        景山恢誕,韻與道合。形器不存,方寸海納。和而不同,通而不雜。遇醉忘辭,在醒貽答。

                                        長文通雅,義格終始。思戴元首,擬伊同恥。人未知德,懼若在己。嘉謀肆庭,讜言盈耳。玉生雖麗,光不逾把。德積雖微,道暎天下。

                                        邈哉太初,宇量高雅。器范自然。標準無假。全身由直,跡洿必偽。處死匪難,理存則易。萬物波蕩,孰任其累!六合徒廣,容身靡寄。君親自然,匪由名教。愛敬既同,情禮兼到。

                                        烈烈王生,知死不撓。求仁不遠,期在忠存。

                                        玄伯剛簡,大存名體。志在高構,增堂及陛。端委獸門,正言彌啟。臨危致命,盡其心禮。

                                        堂孔明,基宇宏邈。器同生靈,獨稟先覺。標榜風流,遠明管樂。初九龍盤,雅志彌確。百六道喪,干戈迭用。茍非命世,孰掃雰雺!宗子思寧,薄言解控。釋褐中林,郁為時棟。

                                        士元弘長,雅性內融。崇善愛物,觀始知終。喪亂備矣。勝涂未隆。先生標之,振起清風。綢繆哲后,無妄惟時。夙夜匪懈,義在緝熙。三略既陳,霸業已基。

                                        公琰殖根,不忘中正。豈曰模擬,實在雅性。亦既羈勒,負荷時命。推賢恭己,久而可敬。

                                        公衡沖達,秉志淵塞。媚茲一人,臨難不惑。疇昔不造,假翮鄰國。進能徽音,退不失德。六合紛紜,人心將變。鳥擇高梧,臣須顧眄。

                                        公瑾英達,朗心獨見。披草求君,定交一面;富肝何,外托霸跡。志掩衡霍,恃戰忘敵。卓卓若人,曜奇赤壁。三光參分,宇宙暫隔。

                                        子布擅名,遭世方擾。撫翼桑梓,息肩江表。王略威夷,吳魏同寶。遂贊宏謨,匡此霸道;竿踔,大業未純。把臂托孤,惟賢與親。轟哭止哀,臨難忘身。成此南面,實由老臣。才為世生,世亦須才。得而能任,貴在無猜! “喊鹤泳,拔跡草萊。荷檐吐奇,乃構云臺。

                                        子瑜都長,體性純懿。諫而不犯,正而不毅。將命公庭,退忘私位。豈無鹡鸰,固慎名器。

                                        伯言謇謇,以道佐世。出能勤功,入亦獻替。謀寧社稷,妥紛挫銳。正以招疑,忠而獲戾。

                                        元嘆邈遠,神和形檢。如彼白珪,質無塵點。立行以恆,匡主以漸。清不增潔,濁不加染。

                                        仲翔高亮,性不和物。好是不群,折而不屈。屢摧逆鱗,直道受黜。嘆過孫陽,放同賈屈。

                                        莘莘眾賢,千載一遇。整轡高衢,驤首天路。仰揖玄流,俯弘時務。名節殊涂,雅致同趣。日月麗天,瞻之不墜。仁義在躬,用之不匱。尚想遐風,載揖載味。后生擊節,懦夫增氣。

                                        從桓溫北征,作《北征賦》,皆其文之高者。嘗與王珣、伏滔同在溫坐,溫令滔讀其《北征賦》,至“聞所傳于相傳,云獲麟于此野,誕靈物以瑞德,奚授體于虞者!疚尼父之洞泣,似實慟而非假。豈一性之足傷,乃致傷于天下”,其本至此便改韻。珣云:“此賦方傳千載,無容率耳。今于‘天下’之后,移韻徙事,然于寫送之致,似為未盡!碧显疲骸暗靡鎸戫嵰痪,或為小勝!睖卦唬骸扒渌家嬷!焙陸暣鹪唬骸案胁唤^于余心,愬流風而獨寫!鲍懻b味久之,謂滔曰:“當今文章之美,故當共推此生!

                                        性強正亮直,雖被溫禮遇,至于辯論,每不阿屈,故榮任不至。與伏滔同在溫府,府中呼為“袁伏”。宏心恥之,每嘆曰:“公之厚恩未優國士,而與滔比肩,何辱之甚!

                                        謝安常賞其機對辯速。后安為揚州刺史,宏自吏部郎出為東陽郡,乃祖道于冶亭。時賢皆集,安欲以卒迫試之,臨別執其手,顧就左右取一扇而授之曰:“聊以贈行!焙陸暣鹪唬骸拜m當奉揚仁風,慰彼黎庶!睍r人嘆其率而能要焉。

                                        宏見漢時傅毅作《顯宗頌》,辭甚典雅,乃作頌九章,頌簡文之德,上之于孝武。

                                        太元初,卒于東陽,時年四十九。撰《后漢紀》三十卷及《竹林名士傳》三卷、詩賦誄表等雜文凡三百首,傳于世。

                                        三子:長超子,次成子,次明子。明子有父風,最知名,官至臨賀太守。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網友評論

                                        分享到: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20-1-18 17:59 , Processed in 0.13237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