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袁崇煥

                                        2013-12-24 01:35| 發布者: 袁弘毅| 查看: 4579| 評論: 4

                                        摘要: 袁崇煥袁崇煥(1584年-1630年),字元素,號自如,廣東東莞人,祖籍廣西梧州。于萬歷十二年(1584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于廣東東莞石碣鎮水南鄉,年十四隨祖袁世祥,父袁子鵬遷至廣西藤縣(一說出生于廣西布政使司梧州府藤 ...
                                        袁崇煥

                                        袁崇煥


                                         袁崇煥(1584-1630),字元素,號自如,廣東東莞人,祖籍廣西梧州。于萬歷十二年(1584)四月二十八日出生于廣東東莞石碣鎮水南鄉,年十四隨祖袁世祥,父袁子鵬遷至廣西藤縣(一說出生于廣西布政使司梧州府藤縣北門街)。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中進士。明末著名軍事家、民族英雄、抗清(后金)名將。多次以少敵多擊敗強敵,先后取得了寧遠大捷、寧錦大捷、京城保衛戰(廣渠門大捷、左安門之捷、南海子襲營)等勝利,一生無一敗績,被皇太極稱為十五年來從未有過的勁敵。己巳之變,后金實施反間計,最后被崇禎帝以通敵謀叛之罪磔殺。如今,在斬帥和袁崇煥最后是否死于反間計的問題上,尚存在不同看法。

                                        人物生平

                                            邵武知縣

                                         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袁崇煥中三甲第四十名,賜同進士出身,授福建邵武知縣。萬歷四十八年(1620年),袁崇煥被朝廷任命為福建邵武知縣。邵武(今福建省邵武市),位于福建西北部,武夷山南麓,瀕臨閩江支流富屯溪,為“八閩屏障”。

                                         袁崇煥在邵武知縣任上的重要事跡,流傳下來的主要有五件:

                                         第一,救民水火!渡畚涓尽酚涊d:袁崇煥“素(qiáo)捷有力,嘗出救火,著靴上墻屋,如履平地”。

                                         第二,處理冤獄!渡畚涓尽酚涊d“明決有膽略,盡心民事,冤抑無不伸”。

                                         第三,關心遼事。夏允彝《幸存錄》記載:袁崇煥“為閩中縣令,分校闈中,日呼一老兵習遼事者,與之談兵,絕不閱卷”。袁崇煥了解遼東邊事,為后來的軍旅生涯,做了初步的準備。

                                         第四,聚會奎英。袁崇煥企盼做一番大事業,就要聯絡、組織志同道合者,為共同理想而奮斗。袁崇煥在邵武招納的軍人如羅立,后在固守寧遠之戰中向城北后金軍大營,燃放西洋大炮,一炮發中,“殲虜數百”。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第五,題辭高塔。袁崇煥在邵武為民救火、處理冤獄、關心遼事、聚會奎英的文物標志,是他題寫塔名的聚奎塔。塔額中題“聚奎塔”三個字,陰文,顏體,行楷,舒朗,蒼勁,剛挺,圓渾,流暢。這方題刻,字跡清晰,完好無損,是至今袁崇煥留下惟一可信的極為珍貴的墨跡與文物。

                                            單騎閱塞

                                         邵武知縣袁崇煥任職不久,遵照朝廷的規定,于天啟二年(1622年),到北京朝覲,接受朝廷的政績考核。他利用在京的時機,察視邊塞,了解形勢,為遼事進行準備。

                                         此時遼東形勢,已經越來越危急。遼東經略王在晉分析當時關外形勢道:“東事離披,一壞于清、撫,再壞于開、鐵,三壞于遼、沈,四壞于廣寧。初壞為危局,再壞為敗局,三壞為殘局,至于四壞——捐棄全遼,則無局之可布矣!逐步退縮之于山海,此后再無一步可退!币馑际牵好鞒仁輷犴、清河、開原、鐵嶺、遼陽、沈陽,又失陷廣寧,丟棄全遼,無局可守!睹魇贰酚涊d:自努爾哈赤攻陷撫順以來,明朝在遼東的總兵官,陣亡者共14人:撫順則張承胤,薩爾滸之戰則杜松、劉、王宣、趙夢麟,開原則馬林,沈陽則賀世賢、尤世功,渾河則童鐘揆、陳策,遼陽則楊宗業、梁仲善,廣寧則劉渠、祁秉忠。天啟帝驚慌失措,抓住首輔葉向高“衣袂而泣”。京師朝野官員,談敵色變。張岱在《石匱書后集》中說:“時廣寧失守,王化貞與熊廷弼逃歸,畫山海關為守。京師各官,言及遼事,皆縮朒不敢任。崇煥獨攘臂請行!

                                         袁崇煥在這個明朝關外局勢空前嚴重的態勢下,單騎出關,巡視形勢!睹魇贰ぴ鐭▊鳌酚涊d:

                                         天啟二年正月,朝覲在都。御史侯恂請破格用之,遂擢兵部職方主事。無何,廣寧師潰,廷議扼山海關,崇煥即單騎出閱關內外。部中失袁主事,訝之,家人亦莫知所往。已,還朝,具言關上形勢。曰:“予我軍馬錢谷,我一人足守此!”廷臣益稱其才,遂超擢僉事,監關外軍,發帑金二十萬,俾招募。

                                         在失陷廣寧的第四天,御史侯恂慧眼識人,不泥成規,題請破格擢用袁崇煥,具疏奏言:“見在朝覲邵武縣知縣袁崇煥,英風偉略,不妨破格留用!

                                         明天啟帝采納侯恂等的建議,授袁崇煥為兵部職方司主事,旋升為山東按察司僉事、山海監軍。

                                         袁崇煥赴任前,往見革職聽勘在京的熊廷弼。熊廷弼問:“操何策以往?”袁崇煥答:“主守而后戰!毙芡㈠鲕S然喜。

                                         袁崇煥任職后,上《擢僉事監軍奏方略疏》。力請練兵選將,整械造船,固守山海,遠圖恢復。他疏言:“不但鞏固山海,即已失之封疆,行將復之!碑敃r山海關外廣大地域,為漠南蒙古哈剌慎等部占據,袁崇煥便駐守關內。朝廷采納薊遼總督王象乾的奏議,對邊外蒙古部落實行“撫賞”政策,就是頒發賞銀,爭取他們同明朝結盟,共同抵御后金。一些蒙古部落首領接受了“撫賞”,遼東經略王在晉令袁崇煥移到山海關外中前所(今遼寧省綏中縣前所鎮)。王在晉又令袁崇煥往前屯(今遼寧綏中前屯),安置遼民流亡、失業者。袁崇煥受命之后,連夜趕路,叢林荒野,虎豹出沒,天明入城,將士都贊嘆他的勇敢與膽量。

                                            營筑寧遠

                                         天啟二年(1622年)三月,王在晉經略遼東,四月有駐守北山的湖廣士兵潰逃,袁崇煥殺數人乃定。六月王在晉令袁崇煥移往中前所,監參將周守廉,游擊左鋪,經理前屯衛事務。袁崇煥當夜出發,次日抵達前屯。夜行荊棘老虎、豹狼中,四鼓入城,將士莫不壯其膽(《三朝遼事實錄》)。王在晉甚為倚重,題請升其為寧前兵備僉事。

                                         王在晉當時商議在八里鋪筑山海重關,袁崇煥以為不妥,上書朝廷,力爭。朝廷命大學士孫承宗親往視察,六月二十六日,孫承宗抵山海關,駁回了山海重關之請。孫承宗召集關內外眾臣公議,閻鳴泰主守覺華,袁崇煥主守寧遠。孫承宗實地考察后,認為寧遠乃山海天然重關,聽從袁崇煥之議。

                                         八月,孫承宗自請督師遼東,王在晉調南京兵部尚書。閻鳴泰升任巡撫遼東,袁崇煥調永平道。九月,孫承宗抵關。十二月,閻鳴泰令袁崇煥審核兵數,袁崇煥私斬小校,(《明史本傳》,《三朝遼事實錄》中記其殺二人)導致軍營幾乎嘩變。孫承宗怒其以以監軍專殺,袁崇煥請罪。

                                         天啟三年(1623年)春,孫承宗令袁崇煥撫哈刺慎各部,令其移出八里鋪至寧遠,收復二百七十里(《孫承宗年譜》)。孫承宗初令祖大壽筑寧遠城,九月又令袁崇煥和滿桂前往,袁崇煥定城規模,令祖大壽等督建城。天啟四年(1624年),寧遠城竣工,逐成關外重鎮。

                                        天啟四年(1624年)春,孫承宗上疏言“寧遠可戰可守”,又說“愿用崇煥指殫力瘁心以急公”不愿用“腰纏十萬之逋臣,閉門頌經之孱膽”,帝聽之。

                                         九月,袁崇煥馬世龍等攜兵一萬兩千巡邊廣寧,敘勞進兵備副使,繼又升至右參政。同年,袁崇煥父病故,袁崇煥兩疏請辭,不許。

                                         天啟五年(1625年),孫承宗,遣兵分駐錦州松山杏山等城,同年,因柳河之戰,孫承宗屢次遭參,請辭。十月,兵部尚書高第經略遼東。

                                            寧遠大捷

                                         高第上任后,認為關外必不可守,力主盡撤寧錦之兵于山海關。后金汗努爾哈赤在攻伐蒙古取得勝利后,得知明朝換帥,認為有機可乘,遂開始準備大舉攻明。初,督屯通判金啟倧上書給袁崇煥力拒,金啟倧書曰“錦、右、大凌三城皆前鋒要地。倘收兵退,既安之民庶復播遷,已得之封疆再淪沒,關內外堪幾次退守耶!”袁崇煥亦力爭不可,其言:“兵法有進無退。三城已復,安可輕撤?錦、右動搖,則寧、前震驚,關門亦失保障。今但擇良將守之,必無他慮!保ā度|事實錄》卷十五)。(高第)令撤錦右、寧前之兵,棄關外四百里。崇煥、元儀力爭之,元儀謂,奴三年不來,非天幸也,實以我兵勢既張,畏而不敢爾。如不撤兵,奴必不敢輕我而來。如撤即奴窺我之怯,其入犯也必矣。請身系司敗,直至明春,如不撤而來,與撤而不來,皆甘軍法。莫之省。(茅元儀《督師紀略》)。高第不聽,仍令馬世龍撤寧、前二城之兵(《孫承宗年譜》)。袁崇煥說“我為寧前道也,官此當死此。必不去”(《邊事小記》)。高第只得盡撤錦州右屯松山杏山大小凌河等處兵馬,棄糧粟盡十萬余石。明年正月,奴長驅入犯,路無留行,第撤兵之效也。第倉皇叫苦曰:“關兵只五萬! 逆黨喜而相告,此可以難倒樞輔矣。公遣人告戶部曰:“高尚書散十一二月餉,且有全鎮布花,五萬人乎?十一萬人乎?今戶部發餉,止給五萬人,則尚書窘矣。奴既退,再奉旨核兵。第乃具疏認罪曰:“前止據見在五萬,今核有某兵某兵合十一萬有奇!逼淦弁绱耍ā冻鯇W集》)?梢,若非袁崇煥拒守寧遠,山海關必失,高第已經找到山海關失守的責任人了,就是他的前任孫承宗。十二月,袁崇煥升任按察使,仍主事寧前。(《督師紀略》)

                                         天啟六年(1626年)正月十四日,后金兵渡遼河。右屯守將周守廉逃,松山等處守將左輔亦燒毀糧儲廬舍而退。(《東華全錄》)。袁崇煥聞之,與總兵滿桂,參將祖大壽,守備何可綱,集將士誓守寧遠。令中左所都司陳兆闌和都司徐敷奏率兵入城,左輔朱梅為外援。(《三朝遼事實錄》)。又傳令通知前屯趙率教,山海關楊麟有寧遠之潰兵皆斬。

                                         二十三日,努爾哈赤率后金軍至寧遠,努爾哈赤自稱率軍三十萬,必破此城,令袁崇煥投降。

                                         袁崇煥答曰:“來兵稱三十萬虛也,約有十三萬。吾修治寧遠決守以死豈肯降耳”(《東華錄》)。

                                         后金攻城,袁崇煥等寧遠守軍以火器拒之,寧遠通判金啟倧也因點炮自燃,為國捐軀。(《明熹宗實錄》)。

                                        “自辰至晡,殺三千人,敵少卻。二十五日佟養性督陣攻西門,勢更悍,先登,益眾。敵俱冒死力攻,城中衛之如前,擊殺更倍于昨”(《明季北略》)

                                        “是役也,奴賊糜爛失亡者實計一萬七千余人。而大炮以封,今所稱‘安邊靖虜鎮國大將軍’者,職所首取四位中之第二位也!保ā缎旃鈫⒓,卷四,《練兵疏稿二》)

                                        “……天啟六年正月寧遠守城,殲賊一萬七千余人,后奉敕為安邊靖虜鎮國大將軍,此正西洋所進四位中之第二位也!币姡魅琐氖今辍饿闹倚肪矶墩埱蠡鹌魇琛罚

                                        “炮過處,打死北騎無算;并及黃龍幕,傷一裨王。北騎謂出兵不利,以皮革裹尸,號哭奔去”(《石匱書后集》)

                                        努爾哈赤自稱“自二十五歲起兵以來,征討諸處,戰無不捷,攻無不可,惟寧遠一城不下”(《清高祖實錄》)。

                                        后金攻打寧遠不下,分兵掠覺華,島上參將金冠等七千水兵抗擊殉國,七千商民被屠殺。后金焚毀覺華島糧料八萬石,船兩千只。 崔呈秀彈劾高第、楊麟,楊麟因不援削職,高第準其辭職還鄉。王之臣代替高第督師遼東。(《國榷》)

                                        《明熹宗實錄》天啟六年四月辛丑,登萊巡撫李嵩疏言:“天啟六年四月十五日,準平遼總兵官毛文龍揭回鄉張有庫等口稱:‘新年老汗于二十四日在寧遠等處攻城,不料著傷!。

                                        《明熹宗年都察院實錄》記天啟六年二月五日御史周應秋疏云:“[缺一字]酋大舉過河,攻寧遠,幾震京師,幸仗皇上之威靈,袁崇煥之方略,將士奮擊,賊負重傷遁去”。

                                         朝鮮李星齡《春坡堂日月錄》:“我國譯官韓瑗,隨使命入朝。適見崇煥,崇煥悅之,請借于使臣,帶入其鎮,瑗目見其戰。軍事節制,雖不可知,而軍中甚靜。崇煥與數三幕僚,相與閑談而已。及賊報至,崇煥轎到敵樓,又與瑗等論古談文,略無憂色。俄頃放一炮,聲動天地,瑗怕不能舉頭。崇煥笑曰: ‘賊至矣!’乃開窗,俯見賊兵,滿野而進,城中了無人聲。是夜,賊入外城,蓋崇煥預空外城,以為誘入之地矣。賊因并力〔攻〕城,又放大炮,城上一時舉火,明燭天地,矢石俱下。戰方酣,自城中每于堞間,推出木柜子,甚大且長,半在堞內,半出城外,中實伏甲士,立于柜上,俯下矢石。如是層〔屢〕次,自城上投枯草油物及棉花,堞堞無數。須臾,地炮大發,自城外遍內外,土石俱揚,火光中見胡人,俱人馬騰空,亂墮者無數,賊大挫而退。翌朝,見賊擁聚于大野一邊,狀若一葉。崇煥即送一使,備物謝曰:‘老將橫行天下久矣,日見敗于小子,豈其數耶!’奴兒哈赤先已重傷,及是具禮物及名馬回謝,請借再戰之期,因懣恚而斃云!

                                         天啟六年(1626年)三月七日,復設遼東巡撫,袁崇煥為之。敘功,加袁崇煥兵部右侍郎,蔭千戶。袁崇煥三疏辭之,不許。

                                         后金趁機大舉征明,努爾哈赤敗在了自認為用鞋尖就能踢倒的寧遠城下,此戰,即載入中國戰爭史冊的寧遠大捷(《中國歷代戰爭史》第十五冊之第十七卷的第四章)

                                            巡撫遼東

                                         時值滿桂趙率教交惡,袁崇煥五月上疏請調滿桂,王之臣以為不妥,以滿桂勇猛調其任為山海關總兵,袁崇煥認為不可,逐經撫不和。經過朝廷調停,袁崇煥和王之臣分權,袁崇煥主關外,王之臣主關內。袁崇煥認錯,并復請滿桂調任山海關。(《兩朝從信錄》)

                                         天啟七年(1627年)正月初八,皇太極一面遣使與袁崇煥議和,一面派阿敏出軍征朝。關于阿敏征朝兵力,《朝鮮李朝實錄》作三萬,《三朝遼事實錄》作八萬,《八旗通志》無兵力數字記載。朝鮮作為親身參戰方,沒有必要縮小遇敵人數,故阿敏征朝兵力目前史學界都是以三萬這個數字為準。出軍后金軍渡過鴨綠江,進攻朝鮮,史稱“丁卯之役”。(《東華全錄》),十四日,克義州,分兵攻打毛文龍東江鐵山部。毛文龍遁入云從島(《三朝遼事實錄》)。

                                        朝鮮和毛文龍告急,朝廷命袁崇煥發兵援助,并揀輕兵搗巢,袁崇煥上疏無虛可搗。疏言“頃聞奴兵十萬掠鮮,十萬居守,何所見而妄揣夷穴之虛乎?我縱傾伍搗之,無論懸軍不能深入,即深入奚損于逸待之夷?而虎酋新并粆花,意殊區測,都令、塞令新通于奴而仇于我,萬一我兵正道以東,奴暗以輕騎北出而襲我關寧,此時救人耶,抑自救耶?”后金僅派下三旗出征朝鮮,主力尚在,袁崇煥此時身為遼東巡撫,所轄僅有寧錦七萬兵,即使傾巢而出取沈陽,也無勝算。更何況朝鮮的戰事在正月二十六日阿敏攻克平壤后就已經基本結束,之后阿敏部隊留駐朝鮮只是為了威嚇朝鮮以便在定盟時多撈些好處罷了。袁崇煥接到朝鮮命令出兵的時候就已經是三月,于是派趙率教等將率兵九千至三岔河,做出牽制之勢,在袁崇煥出兵后,后金軍隊匆匆結束談判,撤出朝鮮,朝鮮得以簽訂對自身非常有利,且能繼續事明朝為主的和約;侍珮O緊隨其后,親率八旗大軍,向寧錦發動攻勢?梢,后金更在乎的是入關要道寧錦,未嘗沒有通過偏師征朝鮮,用主力殲滅寧錦明軍主力的意圖。由于毛文龍虛報敵情,謊報征朝軍有八萬之眾;又為了盡快減除自己的危機,謊報沈陽留守兵力不到一萬(到四月更謊報皇太極將留守兵力還派出部分增援朝鮮),讓朝廷誤判敵情,以為僅寧錦的兵力就足夠犁庭搗穴。而且,即使三月份袁崇煥在接到朝廷旨意后立即全軍出擊沈陽,朝鮮和東江也早就在一個月前被打垮了,根本于事無補,唯一可能的結果是,袁崇煥的軍隊由于毛文龍的謊報久攻沈陽不下,以致于被回師的阿敏前后夾擊。

                                         寧錦大戰前夕,不斷受到魏黨攻訐的袁崇煥,于天啟七年四月,在薊遼總督閻鳴泰上奏折,稱頌魏忠賢的功德,并要求在寧前為魏忠賢修建生祠時,袁崇煥同樣參與聯名上奏!洞竺黛渥趯嶄洝酚涊d“薊遼總督閻鳴泰巡撫袁崇煥疏頌魏忠賢生祠”。在取得寧錦大捷后,功勞被閹黨大肆冒領,而袁崇煥卻被閹黨陷害去職。

                                            寧錦大捷

                                         天啟七年即天聰元年(1627年)五月初六日,由于袁崇煥的出兵牽制,后金偏師剛剛從朝鮮退兵后,皇太極,以“明人于錦州、大凌河、小凌河筑城屯田”,沒有議和誠意為藉口,親率數萬軍隊,謁堂子,出沈陽,舉兵向西,進攻寧(遠)錦(州)。戰前,兵部尚書王之臣覆袁崇煥言:……今日之事,守者以全城為上,援者以退賊為功,俘馘斬級皆所不計。(明熹宗實錄、天啟七年五月、卷84載。)

                                         十一日,后金軍至錦州,距城一里,四面扎營布兵,將錦州城包圍。時明太監紀用、總兵趙率教駐錦州,負責筑城、守城。當后金兵將至時,左輔等人,撤入錦州,憑城固守;侍珮O得報后,傳令攻城。后金兵攻城數日,傷亡慘重,別無所獲。

                                         十六日,明遼東巡撫袁崇煥派人送給紀用、趙率教的書信被后金兵截獲,內稱“調集水師援兵六七萬,將至山海關,薊州、宣府兵亦至前屯,沙河、中后所兵俱至寧遠。各處蒙古兵,已至臺樓山”云云;侍珮O信以為真,即收縮圍錦兵力,聚集于城西,以防明援師。

                                        至二十六日,后金軍已圍城15日不克,人馬疲憊士氣低落。

                                         二十七日,后金軍分兵為兩部:一部繼續留駐錦州,在錦州城外鑿三道濠,加以包圍;另一部由皇太極率領官兵數萬,往攻寧遠。

                                         遼東巡撫袁崇煥提出:“堅壁固壘,避銳擊惰,相機堵剿!笨偠剿E遼、兵部尚書閻鳴泰題奏:“今天下以榆關為安危,榆關以寧遠為安危,寧遠又依撫臣為安危,撫臣必不可離寧遠一步。而解圍之役,宜專責成大帥!贝俗,得旨:“寧撫還在鎮,居中調度,以為后勁!背榇_保寧遠,不允許袁崇煥親自率領援兵,前往救援;而令滿桂、尤世祿、祖大壽等率軍一萬,馳援錦州。

                                         二十八日,遼軍與后金軍在寧遠城,展開激烈的攻守戰。袁崇煥列重兵,陣城外,背依城墻,迎擊強敵;侍珮O欲馳進掩擊,貝勒阿濟格也欲進戰;大貝勒代善、二大貝勒阿敏、三大貝勒莽古爾泰“皆以距城近不可攻,勸上勿進,甚力”。天聰汗皇太極對于三位大貝勒的諫止,怒道:“昔皇考太祖攻寧遠,不克;今我攻錦州,又未克。似此野戰之兵,尚不能勝,其何以張我國威耶!”

                                         明遼軍與后金軍兩支騎兵,在寧遠城外展開激戰,矢鏃紛飛,馬頸相交。明總兵滿桂身中數箭,坐騎被創,尤世威的坐騎也被射傷;后金貝勒濟爾哈朗、薩哈廉及瓦克達俱受傷。兩軍士卒,各有死傷。

                                         明軍騎兵戰于城下,炮兵則戰于城上。袁崇煥親臨城堞指揮,“憑堞大呼”,激勵將士,齊力攻打。參將彭簪古以紅夷大炮擊碎八旗軍營大帳房一座,其他大炮則將“東山坡上奴賊大營打開”,后金軍傷亡重大。明太監監軍劉應坤奏報稱:“打死賊夷,約有數千,尸橫滿地”。后金貝勒濟爾哈朗、大貝勒代善第三子薩哈廉和第四子瓦克達俱受重傷,游擊覺羅拜山、備御巴希等被射死。蒙古正白旗牛錄額真博博圖等也戰死。后金軍死傷甚多,尸填濠塹。

                                         二十九日,后金天聰汗皇太極率軍撤離寧遠,退向錦州。

                                         遼東巡撫袁崇煥欣喜地奏道:“十年來,盡天下之兵,未嘗敢與奴戰,合馬交鋒。今始一刀一槍拚命,不知有夷之兇狠驃悍。職復憑堞大呼,分路進追,諸軍忿恨此賊,一戰挫之,滿鎮之力居多!

                                         皇太極攻寧遠不克,又轉攻錦州。

                                         先是二十八日,當后金兵在寧遠城下激戰之時,錦州的明兵趁后金軍主力西進、勢單力弱之機,突然大開城門,蜂擁沖殺出來,攻向后金大營,予敵一定殺傷。稍獲初勝之后,迅即撤退回城。后錦州戰報送到皇太極手里,他感到寧、錦前后、腹背受敵,不得不迅速從寧遠撤軍。

                                         六月初三日,皇太極向錦州城發起進攻。

                                         初四日,皇太極攻城不下,遂命撤軍回營。明總兵趙率教疏報:此役后金兵傷亡“不下二三千”。明鎮守太監紀用奏報:“初四日,奴賊數萬,蜂擁以戰。我兵用火炮、火罐與矢石,打死奴賊數千,中傷數千,敗回賊營,大放悲聲!

                                         初五日,凌晨,天聰汗皇太極從錦州撤軍。

                                         初六日,遼東巡撫袁崇煥上《錦州報捷疏》言:

                                         “……孰知皇上中興之偉烈,師出以律,廠臣帷幄嘉謨,諸臣人人敢死。大小數十戰,解圍而去。誠數十年未有之武功也!”

                                         “奴賊于初五日在小凌河扎營,拆毀小凌河城墻。初六日盡赴大凌河,拆城。[]來投降[]夷具言:奴恨錦州殺傷夷眾大半,若留下城墻,漢人又如錦城據戰,又將廣寧諸城盡拆,使漢人無據,方好上陣廝殺。自此,逆賊漸東,地方無虞。(《王在晉遼事實錄卷17)

                                         寧錦之戰,后金軍攻城,明遼軍堅守,凡二十五日,寧遠與錦州,以全城而結局。明人謂之“寧錦大捷”,載入中國戰爭史冊。

                                            平臺應對

                                         熹宗崩,崇禎即位,魏忠賢被誅。朝臣紛請召袁崇煥還朝。崇禎元年(1628年)四月 崇禎任命袁崇煥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督師薊﹑遼,兼督登﹑萊﹑天津軍務。七月袁崇煥入都,十四日崇禎帝召見平臺。袁崇煥慷慨陳詞,計劃以五年時間恢復遼東,并疏陳方略,皇帝大喜,袁崇煥復奏掣肘,袁崇煥奏曰“以臣之力治全遼有余,調眾口不足。一出國門,便成萬里。嫉能妒功夫豈無人?即不以權力掣臣肘,亦能以意見亂豈臣謀”。(《崇禎紀事》)二十四日崇禎賜崇煥尚方寶劍,便宜行事。袁崇煥疏謝并陳方略,崇禎贈蟒玉銀幣,崇煥辭莽玉不受。

                                            計斬島帥

                                         袁崇煥于崇禎二年(1629)五月二十五日自北汛口開洋出海,經大王山風中島松木島小黑山大黑山豬島蛇島蝦蟆島,二十八日泊雙島。二十九日,崇煥登島嶺,謁龍王廟。當晚,毛文龍至。

                                         六月初四,袁崇煥頒東江三千五百七十五員名賞,軍官每員自三兩至五兩,士兵每名一錢。并將餉銀十萬兩發于東江。袁崇煥傳徐旗鼓王副將謝叁將商談。隨后要命令毛文龍,今后旅順以東公文用毛文龍印,以西用袁崇煥印。又命令制定東江營制,同時命令準備收復鎮江旅順。毛文龍均不同意。

                                         六月初五,袁崇煥傳東江各兵登岸,較射給賞。毛文龍問“袁崇煥何日行?”。袁崇煥云:“寧遠重地,來日行。今邀貴鎮島山盤桓,觀兵角射!庇终f:“來日不能踵拜,國家海外重寄,合受余一拜!苯话莓,登島山。謝叁將暗傳合營兵,四面密布,將文龍于隨行官百余員,繞圍內,兵丁截營外。袁崇煥詢問毛文龍隨行各官姓名,俱曰姓毛。毛文龍曰:“俱是敞戶小孫!痹鐭ㄔ唬骸柏M有俱姓毛之理?似爾等如此好漢,人人可用。我寧前官兵,俸糧多于爾等,倘然不能深()暖。爾等海外勞苦,每月領米一斛,且家人分食此米,言之可為痛心。爾等亦受我一拜,為國家出力,此后不愁無餉!备鞴俅蛊凳。

                                         隨后對文龍說:“余節制四鎮,嚴海禁者,恐天津萊登 ,受心腹之患。今設東江餉部,錢糧由寧遠運來,亦無不便。昨與貴鎮相商,必欲取道登萊,又議移鎮,定營制,分旅順東西節制,并設道廳,稽兵馬錢糧,俱不見允。豈國家費許多錢糧,終置無用?余披瀝肝膽,講至三日。望爾回頭是岸,誰知爾狠子野心,欺誑到底,目中無我猶可,圣夫子英武天縱,國法豈能相容?”說完,向西請命,縛毛文龍,去冠裳。毛文龍尚倔強,不肯就擒。袁崇煥又說:“爾疑我為書生,不知我乃朝廷一員大將。"隨即頒布毛文龍十二條罪名,并對東江各官說:“毛文龍如此罪惡,爾等以為應殺不應殺?若我屈殺文龍,爾等就來殺我”。來官俱相對失色,叩首哀告。毛文龍語塞,叩首乞生。袁崇煥說:“爾不知國法久了,若不殺爾。東江一塊土,以非皇上有也!闭埳蟹絼,合水營都司趙不歧,何麟圖監斬,令旗牌官張國柄執尚方劍斬毛文龍首級于帳前。又令將毛文龍首級,備好棺木安葬。圍外兵丁洶洶,見袁崇煥兵嚴整,不敢犯。

                                         崇煥又諭東江各官云:“今日斬文龍一人,以安海外兵民,乃殺人安人,爾等照舊供職,復原姓,為國報効,罪不及爾!焙蠓謻|江兵二萬八千為四協,用文龍子承祚管一協,用旗鼓徐敷奏管一協。其余二協,東江各官舉游擊劉興祚,副將陳繼盛二員分管。將帶來餉銀十萬,分給各島官民,令馮旗鼓,往旅順宣撫。又令將毛文龍將劍,東江事權,讓陳繼盛代管。諭畢,離島登舟,發牌曉諭,安撫各島軍民。檄承祚償所欠各商銀兩,差官查島中寃獄,并搶來各商船只。俱即發商人洪秀等。

                                         六月初六,備祭禮,到文龍棺前拜祭。云“昨日斬爾,乃朝廷大法,今日祭爾,乃我輩私情”。遂下淚,各將官俱下淚戚嘆。

                                         六月初九,往旅順,官軍迎,宣讖畢,揚帆以歸。(《袁督師計斬毛文龍始末》)

                                         崇禎雖然不滿袁崇煥先斬后奏殺死毛文龍,但由于毛文龍曾經兩次帶兵到山東搶掠錢糧,狂言“牧馬登州,取南京如反掌”,劣跡斑斑,又在給皇太極的書信中說:“汗凡有旨來,我皆領受,無不遵行”,“爾取山海關,我取山東,若從兩面夾攻,則大事可定矣”,“爾牽兵前來,我為內應,如此則取之易如反掌”,已經有投敵的趨勢,崇禎自己也對毛文龍早有不滿,認為毛文龍“通夷有跡”,故而對毛文龍之死甚喜,對袁督師斬毛文龍嘉諭倍至。

                                         據《明季北略》記載:“遼民苦虐于北,時欲竄歸中朝,歸路甚艱,百計疾走,數日方抵關,文龍必掩殺之,以充虜報功,是其大惡。又驕恣,所上事多浮舉,索餉又過多,朝論多疑而厭之,以方握重兵,又居海島中,莫能難也。崇煥初斬文龍,上甚喜,嘉諭倍至!

                                            明末時事小說《鎮海春秋》則把袁崇煥殺毛文龍說成是袁崇煥與后金議和的條件之一,并被當時的一些史書傳抄,但在袁崇煥與后金往來的書信中并沒有與此相關的內容。

                                         史學大家孟森認為:“毛文龍東江之兵,始以朝廷無的餉而借口通商,以違禁物與敵為市,敵乃大得其助,而崇煥治兵,請管東江之餉,而文龍拒之,以與敵通市為利,又不欲以領餉而暴露其兵額也。崇煥斬文龍,編制其兵,核實其餉,東江正可有為,乃身即被戮,毛兵亦無所依賴,自相屠殺,相率降清。論者又以此為崇煥之罪,不以為殺崇煥者之罪,至今尚糾紛不已,是用揭之!保仙睹魇分v義》)

                                         著名歷史學家李光濤曾經痛罵給毛文龍翻案的清朝遺民、偽滿洲國大漢奸羅振玉:“癸酉,即民國二十二年,羅氏因從來不用中華民國紀年,所以只書癸酉。九一八事變’日寇成立偽組織,羅氏嘗為首任十大臣之一,以其衰老之年,猶為此無恥之事,其以毛文龍之“通敵叛國”為偉功,以叛徒孔耿等之屠殺同胞篇佐命之勛,亦無足異矣。毛文龍通敵原書,載明清史料,姑勿論羅氏曾否見之,即如金梁之滿洲老檔,云己毛文龍私通之事,亦大胳可見,此書出版較早,羅氏當親見之,彼又嘗手編坐史料叢刊,其中亦截有毛文龍種種罪惡,彼皆不肯征信,獨信此至東江遺書一書,且又摭拾由來一貫之浮言,妄毛文龍有功之狀,其為“賊賊相護”有意淆亂是非之心理顯然可知矣!

                                         (李光濤論羅振玉刊《東江遺事》)

                                            

                                        12下一頁
                                        8

                                        鮮花
                                        1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上一篇:袁枚下一篇:袁高

                                        網友評論

                                        分享到:

                                        袁育仁 發表日期:2018-7-14 00:56
                                        民族英雄,死得凄涼。
                                        引用
                                        Y施樂 發表日期:2017-6-30 05:45
                                        爺爺說我們是袁崇煥的后人從云南遷移而來
                                        引用
                                        Y施樂 發表日期:2017-6-30 05:44
                                        我是青島的 袁姓朋友
                                        引用
                                        Y施樂 發表日期:2017-6-30 05:41
                                        記著小時候爺爺說:祖訓 袁家不和魏姓交往 事因魏忠賢陷害袁崇煥
                                        引用

                                        查看全部評論(4)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20-2-29 14:18 , Processed in 0.20505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