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紅紅丹霞 濃濃親情

                                        2014-8-25 21:40| 發布者: 袁弘毅| 查看: 3310| 評論: 0|原作者: 袁明輝

                                        摘要: 袁氏宗親網自今年1月份開通以來,很多宗親希望我們組織一次活動,經多方考慮,我們將地點選擇在遵義,主要基于兩點:第一,習水袁氏是我袁氏望族,符合我們袁氏聯誼的原則,二、黔北多美景,能滿足我們旅游的愿望。 ...
                                        紅紅丹霞  濃濃親情

                                        ——袁氏宗親網“相約貴州2014”紀實

                                         作者:袁明輝

                                        攝影/三笑
                                           
                                            “少斌,買根牛鞭給我吃唄”,走在后面的達榮冷不丁的插話。
                                            達榮說這句話的背景是,其時我們正行進在四洞溝景區,我半真半假編了一個笑話講給大家聽:
                                            “武漢的鴨脖子好吃,這誰都知道,我就央少斌:少斌,買根鴨脖子給我吃唄!豈料,小氣的少斌說,鴨脖子?讓我買?干脆,你吃我的脖子得了吧!”
                                            行進的隊伍中頓時一陣歡笑。
                                            這就是達榮,來自湖北省陽新縣人民醫院,是該院感染科科主任,與愛人董秀娟同在一個單位,平時話不多,語出則驚人。

                                            游覽四洞溝是袁氏宗親網組織的“相約貴州2014”活動的最后一天行程。
                                            四洞溝由水簾洞、月亮潭、飛蛙崖、白龍潭四段跌水組成,“洞者,激流也!迸阃覀兊臅喳惾绱私忉,我這才明白為什么叫“洞”而不見山洞,在這里,洞,其實就是瀑布。
                                            四洞溝很美,進入景區之后,幽靜清涼,兩側山石峻峭,峽谷山泉或緩緩而流,如有落差,則掛成銀亮水簾,飛瀑直下。路旁群竹簇擁,其間綴以花草。從右側路徑始游,飽覽四洞風景之后,由左側路徑折回。坡不算陡,路并不長,只有悠長,盡是回味。

                                            袁氏宗親網自今年1月份開通以來,很多宗親希望我們組織一次活動,經多方考慮,我們將地點選擇在遵義,主要基于兩點:第一,習水袁氏是我袁氏望族,符合我們袁氏聯誼的原則,二、黔北多美景,能滿足我們旅游的愿望。
                                            活動取名“相約貴州2014”。
                                            集中的時間是8月2日,遵義市華雅大酒店。
                                            武漢的袁少斌、吳敬夫婦最先于1號下午抵達,晚上,總版主、來自湖南茶陵的袁平也到了。遵義當地的賢輝宗親聽說少斌他們到了,趕過來陪同。我是2號中午在貴陽辦完事后疾馳飛抵的。一會,袁弘毅主編一家三口開著私家車從湖南懷化到達,他的愛人楊鳳林和他一樣,也是一名歷史老師,兩人在廣東中山一所學校任教多年,已經在當地購房買車,戶口也是中山的,不知算是湖南人還是廣東人。他們的女兒袁方潔才8歲,活潑可愛,一會熟了,就是人來瘋。
                                            湖北陽新的袁冠燭、謝中榮夫婦,袁達榮、董秀娟夫婦,咸寧袁義斌、劉寧寧夫婦7月31日就出門了,他們先到黃果樹瀑布一游,然后赴息烽尋根,晚飯時也急急趕到;宗親網技術總監三笑從深圳直飛遵義,晚上最后一個抵達。
                                            一共十四個人,這就是整個團隊。

                                            晚上,袁安黎宗親在海川大酒店宴請我們。
                                            安黎宗親是遵義建工集團的老總,兼營一家酒廠,十分熱心家族事務。他剛做完手術不久,身體尚未完全康復,但聽到我們來,非常高興,堅持要請我們吃頓飯,他的侄兒潤紅宗親則忙前忙后張羅,接待我們。
                                            袁志、袁慶品也早早就在酒店等候。
                                            這次活動,我最早聯系的就是袁志。他原來是老師,現在遵義縣鴨溪鎮政府任職。袁志博學多才,人稱“黔北作家”,習水袁氏資料多有袁志參與。
                                            還有三位送冠燭一行來遵義的息烽宗親也一同晚餐。席間,大家交談熱烈,雖是首次見面,卻如故知,氣氛很熱鬧。
                                            慶品宗親是遵義縣樂山鎮文化站站長,典型的文化人。他對茍壩會議頗有研究,向我們介紹起這次會議,他說,世人都知遵義會議,其實,茍壩會議才是毛澤東真正的轉折,毛才真正掌權。席間,他慷慨高歌自己作詞作曲的一首歌頌茍壩會議的歌曲----《那一盞馬燈》,博得陣陣掌聲,晚餐氣氛達到最高點。

                                            3日上午,團隊參觀遵義會議會址。早早排隊買票進入參觀,遺憾的是,由于維修,會址精華部分——二樓會議場所不對外開放,我們只得粗粗一觀。
                                            站在這棟已有八十年歷史的建筑前,我感慨良久。它最初的主人——國軍二十五軍二師師長柏輝章當初建成時,應是何等的自豪:磚木結構,風格中西合璧,是遵義城當時最宏偉的建筑,就是八十年后的今天,它依然精美。柏師長當初一定希望這座私邸傳承后代、名揚方圓,但事實是,它何止名揚方圓,已然聞名中外,不過,它聞名的方式卻是這位師長始料未及的,歷史和他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
                                           
                                            十點,我們離開遵義,驅車前往習水。除弘毅的車外,潤紅開了一輛送,還有就是袁賓,袁賓是仁懷一家酒廠的老板,生產“平南王子”酒,美酒醇厚,大有茅臺風味,他不但親自駕車陪了我們兩天,還送了兩件酒給我們品嘗,這可樂壞了義斌、冠燭、少斌等幾位酒仙。潤紅和袁賓自己說,他們文化程度不高,這是自謙,他們其實都是生意場上的好手,對袁氏宗親熱情有禮,任勞任怨,令我們十分感動。
                                            車行四個小時,我們才到達習水,宗親們早已在倪氏山莊桌開四席,等候我們午餐。  
                                            習水袁氏宗親對我們的到來相當重視,接待規格之高,出乎我的預料,不但制定了詳細的接待方案,而且均有專人負責。
                                            下午,我們來到了羅漢寺。
                                            羅漢寺原為袁氏家廟,習水袁氏始祖袁世盟犧牲后,即安葬于此,建廟歷史超過七百年,它是習水縣首批文物保護單位。2009年,世盟祖的后人籌資四百多萬,重修羅漢寺,歷時五年余,煥然一新。
                                            我們首先祭拜了世盟祖,焚錢點香,肅穆磕頭,向這位英雄祖先致以我們最虔誠的叩拜。
                                            隨后,我們列隊來到寺后袁氏墓園,這里,安葬著世盟祖以及他的哥哥和四位兒子,滿門忠烈,均為國捐軀,名留青史。同樣,我們又虔誠地祭拜這些偉大的祖先。
                                            習水袁氏宗親最后在羅漢寺為我們舉行了歡迎座談會。座談會由袁志主持。
                                            二十五世孫、習水縣民政局副科級干部袁照偉首先致辭,歡迎我們的到來;原習水縣委農工部部長袁潤圖則向我們介紹了羅漢寺的歷史和重修族譜的有關情況。
                                            面對這樣隆重的接待,我有感而發,即席答謝:
                                            “我們一行十四個人,從全國各地,越過崇山,跨過峻嶺,來到了習水,來到了羅漢寺,來追尋我們心中的英雄,來祭拜我氏杰出的祖先……”一席話,真情實意,感動了包括我在內的在場所有人。
                                            我代表袁氏宗親網向羅漢寺贈送錦旗,錦旗上書“南征北戰功不朽,古往今來名永存”。此聯為本網版主、遼寧省書畫名人、項城袁保齡后裔袁明軍宗親親擬并書,高度贊揚了世盟祖的不朽功勛。

                                            離開羅漢寺,我們參觀中國杉王。
                                            杉王,杉樹之王也。這是一棵位于習水縣東皇鎮太平村深山中的巨杉,相傳袁世盟為平息山界糾紛,挽弓射箭,在箭落之處倒植杉苗所栽,距今已有七百多年。
                                            1987年,南京林業學院的專家曾對此杉進行過測量,樹高48.8米,胸徑2.23米,冠幅22.7米,主干材積84立方米,而且至今還未停止生長,近年來平均每年胸徑增寬4毫米。如此巨大之樹,不稱王,誰敢稱王?1988年,此樹遂被命名為“中國杉王”。
                                            近八百年的大樹,一定會有很多傳說的,這些傳說均具傳奇色彩。
                                            慶品曾詩贊杉王:
                                        仰望杉王擎九天,平南往事涌心間。
                                        揮師古播震習水,浴血赤河驚四川。
                                        鐵馬嘶嘶熄戰火,年輪滾滾遠烽煙。
                                            和平樹立紛爭止,盟祖精神萬代傳。  

                                            晚上,習水縣民化鄉兩位村主任袁德剛和袁文勇在縣城宴請我們,兩位宗親厚道樸實,極盡地主之誼。
                                            晚餐后,潤圖宗親和我告別,他說因為明天有事,不能陪我們了,他代表習水袁氏贈送我和冠燭每人一套他們的族譜,族譜印刷精美,編輯水平高,非常珍貴。潤圖叔今年已經六十五歲了,但精神非常好,穿一件鮮紅的唐裝,談吐不凡,不愧是退休老干部。他對續修族譜和羅漢寺的重建貢獻頗大。潤圖叔做事細致,第二天一早,給我發來短信,詢問是否收到族譜,足見長者風范。
                                            箐山森林公園是習水縣城一處風景勝地,我們到時,習水正是酷暑時節,燥熱難當,但公園特別是箐山山頂卻是涼風習習,另一個清涼世界。晚上,熱情的主人安排我們夜游箐山。   
                                            觀光車盤山而上,山頂有一觀景樓,原名習樓,現在大家都叫它習部塔,塔身掛滿霓虹,在夜色之中顯得亮麗耀目,憑欄俯瞰習水縣城,萬家燈火,一派祥和。
                                            照偉宗親一直陪著我們。照偉是習水袁氏二十五世,輩分比較高,處事公道,在習水袁氏中享有較高的威望,大多數宗親都叫他照偉老輩。照偉濃眉,嘴唇上稍有一些胡須——從我第一眼看到他,我便認為他是有些風度的,干練、精力充沛、有男人味。和我一樣,他嗜煙如命,他用煙嘴抽煙,幾乎煙不離手。照偉向我們介紹仕政宗親,仕政是習水縣廣告行業協會會長、習水縣微小企業商會副會長,他在山頂等候我們,請我們一行喝茶,茶是當地毛尖,習習涼風之中,清茶沁人心肺。品茶聊天,高談闊論,一日勞累頓消。
                                          
                                            4日上午,袁志、袁賓、仕政宗親開車陪我們游袁錦道景區。
                                            袁錦道是習水袁氏二十世,清嘉慶年間人。當時,他可是黔北大名鼎鼎的實業家,他在家鄉三岔河辦有48家企業,這些企業生產的產品基本上是當地百姓的生活必需品,當地用不了,他便北銷重慶,南賣遵義,產品輻射面廣,生意極為紅火。為著生產和銷售,他大修道路——青石板路,幾乎將所有的作坊之間、作坊與交通要道、碼頭之間連通,總長計300公里,這在今天依然是一項難以想象的巨大工程,他的這些石板路,200年后的今天,很多依然在使用。
                                            袁錦道的48家企業,包括一家很特殊的工廠——鑄幣廠。也許是當時朝廷的貨幣在當地供應不足,也許是他的原始資本不夠,反正,隱藏在深山中的鑄幣廠就這么開張并且運轉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此事終于被人告發至朝廷。朝廷震怒,嘉慶帝派一位薛姓欽差赴黔捉拿袁錦道。此事幸被袁錦道的表侄、南昌府官任之楷獲悉,任之楷找到薛欽差,講“鑄錢乃用嘉慶帝年號,決無圖謀不軌,無罪而有功”。薛欽差到達貴州后,沒有急于抓人,而是多方了解袁錦道的為人,結果,當地百姓贊譽之聲不絕于耳。薛欽差便動了惻隱之心,將袁錦道帶到北京后,多方為袁錦道求情。嘉慶帝聽了欽差的匯報后,不但沒有治罪于袁氏,反而授他為八品“征仕郎”,衣錦還鄉。袁錦道為感薛公之恩,在與他初次相見的巖石上手刻“薛公巖”。   
                                            今天,巖石依在,當年手刻字跡依存,甚至原跡旁邊刻上了更大、更遒勁的字體,成為當地一處旅游景點。

                                            袁志曾撰有《薛公巖的思考》一文,詳述了這一段歷史,并對薛公之舉大加贊頌。我知道,這是他作為本家人出于頌揚真善美的原因。但是,私鑄錢幣,歷朝都是大罪,它對正常經濟秩序的破壞性不言而喻。我真的不能理解嘉慶皇帝當時的舉動,于國家而言,該褒獎的,應不吝褒獎,對破壞國家根本的行為,至少不能鼓勵。
                                            錦道當年生產之處,如今已是著名景區。
                                            進入景區,乘坐觀光車,道路在左側依山修建,右邊是峽谷小河,河床裸露,巨石遍布,淺淺的溪水,潺潺流動,百轉千回,晶瑩剔透。  
                                            峽谷兩側高山,陡峭聳立,幾乎全為丹霞地貌,變幻成各種形狀,導游小妹講起種種傳說,自是旅游景點題中應有之意,無須祥聽,微微一笑即可。但山勢之峭,丹霞之雄,各類植物之茂,卻是令人賞心悅目。山谷徐徐涼風,時遇清澈山泉漫路,更有世外桃源之感。  
                                            袁錦道祠廟一體,位于山頂。背山而鑿,前臨深淵,風格類于大同石窟。有幾位同行宗親點香焚紙,祭拜已成神仙的錦道,虔誠之意,高山可鑒。我站在這座雄奇的祠廟前,憑欄遠眺,遙想兩百多年前的袁錦道,生意龐大,紅極一時,造福鄉梓,名傳千里,該是何等的英雄!
                                           
                                            離開景區,返回習水縣城午餐后,已近下午3點,我們急急趕往下一個景點——土城。   
                                            三十年前,那時我還在念高中,從同學處借得索爾茲伯里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如饑似渴地閱讀,土城這個地名那時就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   
                                            土城鎮原歸赤水市,現隸屬于習水縣。這是一座千年古鎮,歷史文化非常悠久。土城老街,青石鋪路,至今保存完好。袁志向我們介紹說,貴州不產鹽,所需鹽巴,全靠四川自貢供應。川鹽入黔,賴赤水河水運,纖夫拉纖,逆流而上,至土城,船不能行,只能卸貨轉運,所以,土城便成商賈云集之地,土城繁華之時,習水尚是荒蕪之地。袁世盟由川入黔作戰,首戰即是土城,以后袁氏在此繁衍生息,所以這又是一座與我氏緊密相連的古鎮。  
                                            但土城能夠聞名于世的,還是青桿坡阻擊戰。  
                                            青桿坡位于土城東北,離鎮大約3公里。1935年1月28日,遵義會議后的11天,紅軍準備經土城、赤水后,北渡長江,與紅四方面軍會合,劉湘的川軍得知紅軍圖川的意圖后,派兵先期占領赤水,郭勛琪旅尾追紅軍至青桿坡,戰斗由此打響。
                                            這是一場情報有誤的遭遇戰,紅軍以為對面之敵僅4個團,而且如黔軍一般戰斗力渙散,卻不知參戰川軍實際有6個團,且為“模范師”,十分強悍,更要命的是,增援部隊還在源源不斷向土城逼近。戰斗異常激烈,到最后,總司令朱德親上前線,紅軍的總預備隊——干部團也拉上了戰場,紅軍即將面臨滅頂之災。
                                            毛澤東之所以比李德、博古偉大,在于他知道打不贏就跑,29日凌晨,紅軍從土城西渡赤水,翻過高山,進入云南,脫離了緊迫之敵。  
                                            這就是一渡赤水。
                                            沒有誰會料到,這次倉皇的撤離,就此拉開了充滿傳奇色彩的四渡赤水的序幕。
                                            我們一行首先來到青桿坡紅軍烈士紀念碑,碑在山頂,正準備上山瞻仰,突然開始下雨,我們均沒帶雨具,加之時間已是下午四點,怕四渡赤水紀念館下班,只得在山腳遠遠遙望,無奈離去。
                                            四渡赤水紀念館緊挨土城老街,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那時他還只是紅三軍團4師10團三營營長,題寫館名。   
                                            應我們的要求,講解員也是老袁家的,叫袁璐璐,一位高挑漂亮的姑娘。在一幅幅地圖、圖片、圖表、實物前,我們了解了四渡赤水的大致經過。   
                                            紀念館有一處觀景臺,璐璐指點著告訴我們,那是青桿坡、那是渾溪河渡口、那是蔡家沱渡口……   
                                            佇立在觀景臺,看著這些八十年前的遺跡,腦海里想象著當年戰斗的情景,不禁感慨萬千。一支不足四萬人的隊伍,衣衫襤褸,面黃肌瘦,在裝備優勢的國軍、黔軍、川軍、滇軍重重圍追堵截下,計劃一變再變,東挪西騰,在窄窄的赤水河上四度來回,終于渡過金沙江,越過瀘定橋,跳出了百萬大軍的圍堵,寫就一段戰爭史上的傳奇故事,八十年后、而且八百年后均會令人津津樂道地傳頌,這是天意,還是必然?
                                            離開土城,我們的下一個落腳點是佛光巖。  
                                            佛光巖景區位于赤水市元厚鎮,元厚,原名猿猴場,紅軍一渡赤水時三處渡口之一,路經原來的渡口時,我們還能看見“紅軍渡”紀念碑。
                                            我們住宿的地方是離景區大約1公里的一家私人旅社,80塊錢一間的標間,干凈整潔,這家旅店還能吃飯,甚至有KTV,晚飯后,少斌、曉麗、謝秘書長他們還盡情地吼了一回。   
                                            在旅店,一直隨同我們的遵義晚報的記者李永議小姐采訪了袁平總版主和我,我由于忙著安排食宿,沒有好好和李記者聊,袁平向她介紹了袁氏宗親網和這次活動的有關情況。   
                                            晚餐,桌開兩席,我以東道主身份招待袁志一行。袁志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知識分子的儒雅,幾天的相處,竟有相見如故之感。大家頻頻舉杯,相互祝愿。  
                                            晚上,在旅店,袁氏宗親網召開了成立后的第一次工作會議。會議由我主持,弘毅主編、袁平總版主、技術總監三笑全體參加。我們總結了網站自2月10日開通以來的工作,指出了一些需要在下一階段解決的問題。會議作出兩項決定:第一、改版。主要是調整主頁上一些欄目的位置,建設好“正史中的袁氏”、“族譜展館”欄目;論壇則主要是使用更好的技術,以便宗親們能快捷地注冊、發帖、回帖、發圖片、視頻,進一步增強網站的安全性;第二、籌建“項城袁氏”子網站。改版所需資金由我們四個人湊足。   
                                            這是幾個很純粹的人,就是憑著對袁氏文化的熱愛,自己出錢,利用業余時間創辦和管理這個網站。去年國慶節期間,袁平和三笑來萍鄉,在七星國際大酒店,我們達成一致,決定創辦新的袁氏網站,后來有弘毅的加入,四個人團結一心,既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更有私人情誼。   
                                            袁平是我們這個團隊中年齡最大的,是老大哥,他管理論壇和QQ群很有一套,和全國各地的很多宗親都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弘毅這是我第一次見他,如我所料,這是一位有素養、博學的謙謙君子,給了我們很好的印象。至于三笑,很多人不知道他的真名,他名字叫學義,三笑是網名。我和三笑起碼認識八年了,2006年,那時我們還在資友辦的袁氏家譜網上活動,后來,立周請我接手袁氏研究網,所有的改版工作實際上就是我和三笑兩個人完成的,我們一起去安陽、長沙開會,我們互相寄家鄉的特產,我們經常深夜還電話煲粥,我們有分歧就吵架,我總是擺出一副老大哥的面孔訓他,他則不停的頂我,但我真把他當我的小弟弟,他也是真把我當他的大哥,我們在不斷的交往和間或的爭吵中結下了深深的友誼。三笑靦腆、內向,就知道干活——默默地、不知疲倦地干。就是這四個人,那么默契的合作著。我們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讓袁氏宗親網成為“全球袁姓網上家園”,網站的宗旨是“弘揚袁氏文化,服務袁氏宗親”。我覺得,起碼這半年的實踐證明,我們做到了。
                                           
                                            5日早飯后,我們即進入佛光巖景區。   
                                            佛光巖景區和五柱峰景區實際上是一體的,它原名就叫五柱峰景區。   
                                            佛光巖號稱“世界丹霞之冠”,長1000米,寬300米紅色的丹霞,在陽光的照耀下,佛光呈現。巖中大瀑布高達200多米,寬至40米,飛流直下,極其壯觀。   
                                            景區給我的印象是雄奇、壯觀、秀麗,深深的山谷之中,密布茂密的森林,到處可見桫欏等珍貴植物。坡陡,我幾乎沒有辦法完成整個行程。登到最高峰,成了考驗我們的題目,結果,我、袁平、三笑、達榮和董醫生成了不幸的落伍者,我們爬到半山腰就不行了,曉麗陪著我們也沒有繼續向前。其余的人是能抵達長城的好漢,看到了最好的風景。值得一提的是,小方潔穿著一雙拖鞋,蹦蹦跳跳地上山下坳,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   
                                            可愛的小方潔堅持說她是一只小狗——她2006年出生,農歷丙戌年,屬狗,我們就叫她小狗狗。她十分好奇我的大肚子,時不時過來拍打,“伯伯,這里面一定有三個皮球,給一個我玩吧”,一會又拍打我的屁股,“伯伯,你的屁股真大”,讓我哭笑不得。面對這個小精靈,其實我卻是喜歡得要命?蓯鄣暮⒆,給這支隊伍增添了無窮的樂趣。   
                                            義斌見我爬山困難,在道旁尋找一根竹子,給我做拐杖。義斌是湖北省咸寧市人事局的正科級退休干部,現在辦了一家勞務公司,自己做老板。他很信任我,也關心我,就像自家大哥,令我親切。
                                           
                                            下午,游赤水竹海國家森林公園。   
                                            能稱之為海,可見竹之多,公園計有17萬畝,以楠竹為主,多達40多個品種。一路順山爬上,攀上頂峰上的“觀海樓”,登高望遠,漫山遍野,滿目翠綠,果如一片竹的海洋。下到塔下,圍坐在小桌,吃一杯小商販自制的涼水,心曠神怡。
                                           
                                            晚上,我們進入赤水市區,入住四渡赤水大酒店。曉麗忙前忙后,安排我們的住宿、車輛、晚餐。這是一位潑辣、干練、熱情、善良的好妹妹。從我們上半年制定方案起,她就一直參與,可以說,這次貴州之行,遵義、習水我主要是和袁志商量,赤水方案主要是曉麗制定。曉麗現在一個街道辦事處做文書,家里正在新建住房,但她抽出時間,從我們進入習水起就一直陪著我們,給我們做向導。晚餐時,大家紛紛舉杯,感謝她的熱情好客。   
                                            晚餐,曉麗挑選的餐館叫“古城保健靚湯”,緊挨著赤水保留完好的古城墻。吃石斛老鴨火鍋,我本不喜吃火鍋,但這種加了石斛的老鴨火鍋卻是十分好吃,石斛是赤水的特產,還可用來泡水喝。無論習水還是赤水,特色菜肴和小吃真是不少:折兒根炒臘肉、筒筒筍、竹蓀土雞湯、水煮解放菜,豆花面、熗鮮筍,青椒茶樹菇……讓我們大飽口福,著名吃貨袁少斌大呼還要再來。   
                                            不知道什么叫折兒根吧,呵呵,其實就是魚腥草的根,貴州人叫折兒根,可以加到臘肉里面炒,更可以涼拌。好多年前,我坐火車,貴陽的車,車上賣涼拌折兒根,5塊錢一小袋,我買了好幾袋,從此念念不忘,想一想就流口水。但我一直認為這是車前草的根。這次來貴州之前,我短信曉麗,“妹啊,會做涼拌車前草根嗎?”“車前草?根?能涼拌?”“咋不能涼拌?”“我們這沒涼拌車前草根呀!”“那是你不會,你真笨!”曉麗為自己竟然不會做這道黔北著名小吃深感羞愧,她甚至懷疑自己還有不有資格保留貴州戶籍。3日中午,我們在倪氏山莊午餐時有折兒根炒臘肉,我對曉麗說,這不就是車前草根嗎?還說不能吃,笨呀你!曉麗頓時驚訝:“哥,這是魚腥草根!”哈哈!羞得我!   
                                            不說了不說了,再說,我也是吃貨,將與少斌為伍。與他為伍?啊呸!

                                        12下一頁
                                        6

                                        鮮花
                                        1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網友評論

                                        分享到: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20-1-18 14:26 , Processed in 0.17888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