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197|回復: 1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河南封丘袁文章宗親作品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2-9 11:24:3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5 19:38 編輯

                                        故鄉風景線(組詩)

                                        河南封丘 袁文章


                                        情系杏林

                                        柳眉的河堤  徜徉著杏花羞韻
                                        小村的頸上  圍著一條粉紅的紗巾

                                        花枝拂不平安謐如雪的記憶
                                        百合似的村女攪亂了春天的心

                                        杏林捂不住的歌謠唱甜二月
                                        最動聽的一曲必是戀人的聲音

                                        一枚杏仁在我的情緒里悄悄萌芽
                                        長出鄉戀  苦苦的羞羞的卻一往情深


                                        村報寄語

                                        縷縷春風  吹入鄉情致富版
                                        字里行間有破土的夢想生機盎然

                                        刊首寄語里走來了兒時的伙伴
                                        像辛勤的布谷  扇著翅膀啼亮故園

                                        沿著淳樸的語句讀到墨香深處
                                        心中已瘋長起熱帶雨林似的懷念

                                        多想撿起圓潤的雨滴當坐標點
                                        在故鄉田塍  抒寫一組綠色的詩篇


                                        攜友踏春

                                        墻角迎春  大膽地把小嘴噘到門外
                                        柳樹上的紫燕正導演一場鵝黃的彩排

                                        接受邀請參加這全新的聚會吧
                                        看 癡等你的桃林早已紅透兩腮

                                        別遺憾郊外的藍天缺少生命的點綴
                                        飄飛的紙鳶也能填補視野的空白

                                        將清澈的流水注入蜷曲的血管
                                        任憑多姿的游魚把鄉情攪得波濤澎湃


                                        鄉村醫生

                                        風中雨中  都緊隨焦灼的目光前行
                                        大街小巷  回響著你如同福音的車鈴

                                        朦朧的黃昏無數次揀去瘦削的身影
                                        你的心上  摞著一疊比日歷厚的黎明

                                        也許紅十字的藥箱裝不下高明的醫術
                                        但平凡的微笑已詮釋了天職的神圣

                                        靜夜  你又走進藥典與宗師品茶
                                        留下百合似的月光  芬芳鄉村無恙的夢……


                                        一張照片
                                          ——致一位失足少年

                                        只有這樣的年齡和風景才配入畫
                                        噴薄的旭日把你輝映得英俊而挺拔

                                        不是所有的道路都能通往幸福
                                        你是徐悲鴻筆下一匹迷途的駿馬

                                        聆聽到母親呼喚你乳名的聲音了吧
                                        是的  億萬雙耳朵在期待你的回答

                                        一張余有淚痕的臉  正凝視遠方
                                        一顆注滿懺悔的心  已沐雨發芽……

                                            作者簡介:袁文章,男,生于1969年5月,河南人,封丘一中語文教師,繆斯女神的追求者,30余年癡心不改。中學時代開始發表詩文,作品散見于省內外報刊,千余首詩歌在網上流傳,多首詩歌獲獎并入選《中國好詩》,詩風屬于頑固的傳統派。

                                        (來源:2017-12-09 家鄉雜志社微信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7-12-15 19:00:2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5 19:36 編輯

                                        大雪將至

                                        作者:袁文章

                                        不止源于風的傳言
                                        真的有一場雪  如期來臨

                                        迥異于以往  為掩蓋暖冬
                                        僅僅做些淺薄的粉飾
                                        明眼人明白  這次
                                        從溫和到冷酷  雪將一步步硬起手腕
                                        除了把藏污納垢的角落封死
                                        還會將明目張膽的踐踏
                                        推入祭壇或墳墓
                                        庇護的屋檐  必將在出頭之后
                                        流下懊悔的淚滴

                                        一場雪  并不排斥陽光和笑聲
                                        準許躲到天空的鳥雀
                                        重回地面  與堆砌童話的少年
                                        交換裝在口袋里的谷粒

                                                   2017.12.13

                                                (河南詩人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8-1-8 19:03:58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5 19:30 編輯

                                        能飲一杯無(三首)

                                        文 袁文章

                                        能飲一杯無

                                        作者/袁文章(河南)

                                        酒是好酒  一盤花生米全嗅出了醉意
                                        有燭光搖曳便是雅舍  縱然虛席
                                        也不怪誰  無月之夜不宜出行
                                        寥寥幾顆星如何說得動黑著臉的夜晚

                                        但我堅信你會赴約  天機不可泄露
                                        今夜  詩詞聯手做回強盜
                                        攔劫欲往南方押運白銀的風寒


                                                         2017.12.9

                                        苦楝

                                        感謝風  蜂蝶以及所有傳媒者
                                        把一朵花的想象
                                        翻譯成果實的凝重和成熟
                                        也寬宥他們  為苦楝樹撰寫了
                                        令人不忍卒讀的回憶
                                        紫色的幽香其實并無敗筆
                                        這些缺乏修飾的詞語
                                        原本是鄉間盲文

                                                 

                                                    2017.12.7

                                        紅梅

                                        請上兩只高腳杯
                                        一只接晚雪或月光
                                        另一只注入葡萄酒與血漿
                                        我們彼此交換孤獨
                                        一呵氣飲下千年的憂傷
                                        愿得
                                        你在我生命里釋然
                                        我在你靈魂里集結

                                        好吧  今生跟定你了
                                        即便教唆的情欲
                                        讓我屢屢成為危險的縱火犯


                                                       2017.12.9

                                        袁文章

                                        (來源:世界作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8-2-5 19:27:1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5 19:34 編輯

                                        短詩一組

                                        作者:袁文章

                                        桃花的出走

                                        青袍書生遲遲不曾歸來,
                                        她咯出血,書寫絕情。

                                        注定躲不過桃花劫,也要無悔地愛一場。
                                        赴難的妖,不拒輪回。

                                        親一口襁褓里的粉嫩,
                                        她開始,一瓣瓣地,凋零。

                                        2018.1.14

                                        燕巢

                                        搗毀一缽精致愛情,絕對是罪過。
                                        何況,客居的天使剪去了滿園寂寥。

                                        孵化一冬的念頭被嗩吶聲吹破,
                                        梅開二度的劉寡婦被一場春風戲說。

                                        像只雛燕,他嘴角流出懊悔的蛋黃。

                                        2018.1.15

                                        蛀蟲

                                        各取所需——青澀在承諾里泛紅,
                                        腦滿腸肥獲取芳心。

                                        風把陽光下的交易傳得沸沸揚揚,
                                        被刺痛的枝葉全都歪過脖背過身去。

                                        空虛的滿足在高處含羞招搖。
                                        新鮮感殆盡。它對另一顆青棗,打開說詞。

                                        2018.1.14

                                        木炭

                                        靈魂出竅,并不意味著死亡。
                                        或許是在模仿煤的千萬分之一休克,
                                        暗示曲解者——囚禁大地的黑暗和霧霾,
                                        究竟被誰一網打盡。

                                        即便如此,堅持不喝孟婆湯的木腦袋,
                                        已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解毒方法無非是:用方正的黑體字
                                        再團購一次死亡。
                                        血喚醒怒火,火發出詛咒,
                                        交出藏在骨頭里的
                                        最后一塊鐵。

                                        2017.12.24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樓主| 發表于 2018-2-5 19:29:28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5 19:34 編輯

                                          立春        
                                                    

                                        作者:袁文章

                                        吉時已到,被簇擁的鳳冠霞帔,
                                        與草根暖男結拜。

                                        再見,真水無香的初戀!
                                        再見,硌痛幻想的白日夢!
                                        再見,令我身心幾度顫抖卻又
                                        對之層層設防的白面書生,冷峻的硬漢!

                                        良辰從此刻絡繹而至,
                                        我將在陌生的愛撫后褪盡紅裝,
                                        在輪回的情欲后受孕。

                                        不拒做母親。這偉大的自私,
                                        促使臨盆者抱緊桃紅柳綠鶯歌燕舞,
                                        并夸張地解開衣襟,
                                        為手腳亂彈的風哺乳。

                                        把健康嵌進母性,快樂地
                                        把一粒粒圓的扁的藥片埋進三月的泥土,
                                        用陽光的千金粉化解郁結的內寒,
                                        好與白手起家者白頭偕老。

                                        在成為村婦之前,在落俗之前,
                                        我將忘掉你,忘掉從前,以及一場雪的浪漫。

                                        2018.2.4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6#
                                         樓主| 發表于 2018-2-7 10:02:37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7 18:34 編輯

                                        玉米的愛情

                                        作者:袁文章

                                        涉世未深,架不住螟蛾翩翩的誘惑,
                                        幾句甜言蜜語就獻出初吻,
                                        而后在耳鬢廝磨中以身相許。

                                        穿燕尾服的薄情郎銷聲匿跡。
                                        單身母親,矜育沒有骨氣的幼子,
                                        吟一行贊美詩,脫落一枚嫩白的牙齒。

                                        家丑不可外揚,后續的情節被霧隱去,
                                        鐮刀的鋒刃布滿生銹的罪惡感。

                                        聽不得愛嚼舌的風翻扯閑話,
                                        郁悶的泥土,很快翻過了腰斬這一頁。

                                                       2018.1.10

                                        農夫


                                        作者:袁文章

                                        成竹在胸,收割是再簡易不過的事了,
                                        一把鐮刀揮起來游刃有余。

                                        內心的陰影一點點縮減
                                        得意也隨谷囤隆起,圓滿,
                                        直到溢出的谷粒都發出金子的榮光

                                        從初一到十五,他一直在隔窗
                                        對月完善設想。

                                        無法釋懷的是,每次開懷酩酊,
                                        天邊總還剩幾顆推杯換盞的星星。

                                        好像自家田里,從不肯放下旗幟的狗尾巴草。

                                           2018.1.15

                                        失竊

                                        作者:袁文章

                                        有人居安思危。
                                        名字小過攝像頭,
                                        身材持平欄桿,
                                        速度快過保安和一條狗。

                                        電瓶甩開電動車向年關沖刺,
                                        目擊的電表放慢了步伐。

                                        2018.1.6

                                        沉積巖

                                        作者:袁文章

                                        一首入選每日好詩的鄉土詩,
                                        讓我目睹了沉積巖的形成過程——
                                        各種評語壓過來,伴著陽光和雨水。
                                        有時,能聽見詞語縮骨的呻吟,
                                        和某一粒玉米突發心絞痛的咬牙聲。
                                        即使如此,我也沒有看見,
                                        任何哭泣逃跑的意象,
                                        花朵、鳥鳴、碎雪、枯枝以及火焰,
                                        均各自堅守原有硬度。

                                        這不加伏筆的描敘,意在證明:
                                        無數長壽者,從不曾轉移過生命的重量。

                                                    2017.12.30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樓主| 發表于 2018-2-7 10:06:42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7 10:09 編輯


                                                    

                                        作者:袁文章

                                        幾乎一輩子都吃香。
                                        受冷落時,理智,謙遜,寬容,愛結交。

                                        歡迎芝麻球、春卷、腰果造訪,
                                        乃至屈尊與菠菜、胡蘿卜們相談甚歡。

                                        炙手可熱便排斥異己,
                                        縱是魚肉,亦須在善通融的雞蛋、玉米粉陪同下登門,
                                        須看臉色行事,見好就收。
                                        曾有不識相的白水偶入,
                                        遭謾罵推搡逐出門外。

                                        更有品質低下者,
                                        在火的鼓吹下迅速膨脹。
                                        翻著欲望的泡沫,
                                        跳出鐵定的權限傷及無辜。

                                        2018.2.6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樓主| 發表于 2018-2-10 12:08:54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10 12:10 編輯

                                        與君書

                                        作者:袁文章

                                        走出煤窯后  
                                        請把虛擬的長夜撤回
                                        洗去污垢和疲憊
                                        讓路人看看  給煤炭
                                        發出燃燒指令的
                                        究竟是一塊怎樣的鐵

                                        請移動的速度盡可能慢些
                                        便于路邊花朵
                                        向你傳遞我的味道
                                        便于行道樹拿起鼓風機
                                        讓男子漢欠壓的自信
                                        步步彈起

                                        請把熄滅在你生命里的燈光
                                        全部點亮
                                        來驅逐每個角落的寂寞
                                        還有窗外的那只公貓——
                                        這個流氓
                                        整個春天都在騷擾我

                                        在你返回前
                                        這個家一直虧欠電費
                                        虧欠女人們必需的淡水
                                        但我的耐心比節能燈亮得更快
                                        雖然我不能永遠艷光四射
                                        雖然  因動用皮下脂肪潤滑日子
                                        我的身影  已明顯單薄

                                        我不稀罕帝王
                                        我只在乎有硬度有熱度的男人
                                        親愛的  世間最簡單的愿望
                                        你都已實現——
                                        飯在鍋內  我在被窩

                                        百歲歌者
                                        ——訪開封百歲老人李桂蘭


                                        作者:袁文章

                                        三寸金蓮  不需拐杖
                                        也能輕松跨過歲月的裂谷

                                        苦難的信風遠遠吹來
                                        福祉微微蕩起漣漪
                                        有百靈鳴啾  不乏饑寒交迫
                                        也不乏感恩和滿足
                                        卻被風傳送
                                        先翻三山  再越五湖
                                        有山泉旁白  濤聲伴唱
                                        連起舞的云也拍出幾節和弦

                                        歌是唱給所有人聽的
                                        歌詞單調  直白
                                        黨和毛主席兩個人  一左一右
                                        攙著她和所有的受難者
                                        還有那枚陶醉的夕陽
                                        一步步  繞過疾病和墳塋
                                        坐在了大班沙發上

                                        耳聾眼花  心卻明亮
                                        雖看不見小康繪本和一帶一路
                                        但知道生活在長壽之鄉
                                        知道剛召開的十九大
                                        允許她和告別舊時光的尊者
                                        坐在家里列席旁聽
                                        期間  曾有人向她鞠躬
                                        親切地稱她為母親

                                        不知道滿100清零
                                        是什么數學定理   
                                        反正  她自詡已滿三歲
                                        正是入幼兒園小班的年齡
                                        適合稀釋喜怒哀樂
                                        適合高音低音

                                        不愧是資深歌手
                                        但見歌聲里冷艷叢生
                                        引得路邊一盆遲暮的白松針
                                        也捧出內心層疊的陽光
                                        開始向菊展靠攏

                                        天鵝舞

                                        作者:袁文章
                                           
                                        沒有蔚藍可供啼鳴
                                        也沒有舞池隨意翩躚
                                        有的只是  對深秋婆娑的默想
                                        將愛恨上鎖  我已成瘦菊
                                        端坐于青色蒲團
                                        等待一雙騰空的翅膀

                                        越深入時光腹地
                                        越有寂寥膨脹
                                        不屑與春風夏雨簽約
                                        那是比撕裂肉體更殘忍的過場
                                        縱然千嬌百媚  
                                        都成為涂脂抹粉的嬪妃
                                        我不以為意  只傾心
                                        著金甲龍袍而冷峻的帝王

                                        蝴蝶走遠  蜜蜂遲鈍
                                        無聊的史官開始為落葉作傳
                                        又一陣風傳令催促
                                        我也不說出全部
                                        雖然情愫  早窖出幽香

                                        此刻
                                        大地無言  天空屏息  
                                        陽光推開一層薄霧三重寒霜
                                        登臨佛塔的緣客必能看見——
                                        一朵獨臂黃花
                                        正幫助失足的天鵝
                                        完成靜態飛翔

                                        (天鵝舞:開封鐵塔公園菊展上的名貴菊類。)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
                                         樓主| 發表于 2018-2-11 18:35:19 | 只看該作者
                                        磨面

                                        作者 袁文章

                                        很欣慰這一次脫胎換骨——

                                        不再是一粒土,
                                        不再躺在太陽下反復整容,
                                        不再為虛榮,硬著頭皮穿一件鍍金的外衣。

                                        它終究是悲憫的。
                                        想起凜冽的童年和葬身泥土的父輩,
                                        粉末的惋惜促使體面的白,
                                        為人世降下唯一的暖雪。

                                        結局似乎不夠完美。很快,
                                        它就有了高筋的懷念與水乳交融的渴望。
                                        心形的饅頭,布滿蜂窩狀的惆悵。

                                        2018.2.11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
                                         樓主| 發表于 2018-2-12 17:32:4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8-2-12 17:35 編輯

                                           刺秦記        
                                                    

                                        作者:袁文章

                                        上路前,吟出那句千古絕唱
                                        瞬間,一杯杯壯行的酒
                                        隨瀟瀟易水,涌起悲愴的波浪

                                        風,吹展衣襟
                                        吹展壯士義無反顧的形象
                                        在燕國濕漉漉的目光里,愈來愈高大
                                        漸成一道阻擋兵戈的城墻

                                        其實,他從未想過,一次轉身  
                                        能否改變苦難者的命運和歷史走向
                                        易水不會倒流,他只能選擇
                                        那把浸泡在仇恨中的匕首
                                        力爭在虎狼入境之前
                                        把它插進,秦國的胸膛


                                        取自宮殿的鏡頭很短,很短
                                        悲劇以箕踞的姿勢,在疼痛中收場

                                        惟嘴角那屢帶血的冷笑,被《史記》定格
                                        越看,越顯得意味深長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19-12-12 02:06 , Processed in 0.22867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