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228|回復: 3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習水袁氏歷史研究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6-4-3 22:53:4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弘毅 于 2017-10-6 11:20 編輯

                                        習水袁氏歷史研究

                                        禹明先


                                          習水袁氏是明代播州地區七大姓土司之一,是今天赤、習兩縣境內的世襲土官,自南宋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在西南戰場抗元戰爭中以軍功升遷武職奉命鎮守土城,到清朝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裁撤威遠衛建置,袁氏以地方最高軍事長官的身份統治土城歷史長達452年之久。而明朝初年朱元璋對土城袁氏的劃境封疆,出任唐朝壩長官司長官,從而確立了今天貴州西北部的赤、習兩縣與四川、重慶兩省市的疆域版圖。因此說袁氏歷史是中國西南地區歷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的歷史意義和影響已超越了今天袁氏自身的認知程度和研究范疇,只有采取對國家歷史研究負責任的態度,用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治學原則才能把袁氏歷史研究清楚。

                                          關于習水袁氏的來歷,據明朝永樂五年(公元1407年)吏部尚書蹇義為袁氏所寫的《袁氏族譜光裕錄序》稱:袁氏祖籍江西吉安府,“始祖袁世明在宋寧宗嘉定間以宏武功,封沿邊處巡檢使職,累立勛績。宋理宗端平元年,袁世明與江淮使孟珙取蔡滅金。二年,播州之唐朝壩、古磁、仁懷等處蠻夷出沒為邊民患,播之貞順夫人上疏乞師。時金寇初平,元虜方熾,朝議難其人。是時,世明督視江淮軍馬,魏了翁知世明忠勇有為,薦之詔下統戎平蠻,奉命入蜀,自夒、渝達瀘州白錦堡、磨子頭,開(合江九支)苦竹溪大路進兵搗蠻巢境域。以寧,命留其地…遂居赤水不復江西矣!”這就是關于“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一事的由來。其后,萬歷十一年給事中鄒元標為袁氏族譜作的《江西清水塘源流譜序》和萬歷十八年永寧宣撫司儒溪里唐朝鎮長官袁初所鐫的《建金子囤碑記》以及崇禎元年袁銘新增《汝南袁氏譜序》等均沿襲“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之說。清代中葉鄭珍編撰《遵義府志》時,發現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把元代的“貞順夫人”同宋代的“理宗皇帝”扯在一起的嚴重錯誤,因此鄭珍在《遵義府志》中為袁氏立傳時把“播之貞順夫人上疏乞師”一句刪除掉了!鄭珍為何要為袁氏修飾家史,并且還在《遵義府志》中收入楊氏等二十來姓人的“平蠻入播將軍”呢?原來鄭珍在這件事上是存有私心的,因為他也在借機造假,利用編撰《遵義府志》之便,把自己的祖先鄭益顯也杜撰成為一名“平蠻入播的將軍”,把他塞進《遵義府志》之中,因此鄭珍不可能,也沒理由去否定其他人的所謂“平蠻入播將軍”(此事詳見本人“從鄭珍的祖籍考談鄭珍的史學觀”一文,載: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遵義沙灘文化論集》一書)。鄭珍此舉,顯然有負于后人對他的益美之說。

                                          “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之說,還見載于明末天啟六年遵義庠生張周衡為袁蕙芳所題的《壯義勒小言》:“…袁氏族係豫章吉州,入播則在大宋端平…”

                                          關于習水袁氏的來歷,在明代還有另外一種傳說。據明代崇禎時袁蕙芳輯著的《祀襲壯義勒·優卹議敘》記載:“始祖袁世盟,原係豫章人氏,……唐乾符年間,世盟征南有功,誥授總制,留守播土,子孫相沿,繼襲長官司,各守各土。傳至萬歷年間,宣慰楊應龍不軌,奉命征討。如袁鍪獻上赤水,即今授左所正千戶,袁正芳世守;如袁見龍獻土城,即食指揮僉事,奉授右所副千戶,袁神武世守;如袁啟(起)龍獻儒溪,即今食指揮僉事,奉守左所副千戶,袁勛世守;如袁年獻下赤水,即今授所鎮撫,袁純世守。一枝分中赤水,即生員袁萃、袁銘、袁揚芳;一枝分江津,即廩生袁繼圣、袁繼美。其軍籍、民籍、文武、衣冠、丁男派演者,不盡萬許。惟嫡系《族譜》有梓,不敢再贅焉……”

                                          按上面引錄袁氏家史的兩個《族譜》版本中,有相同之處,但也有不同之處。相同之處是袁氏祖先籍貫均稱“江西吉安”,其始祖職官為“總制” 。不同之處是:一說始祖為“袁世明”,是“南宋端平二年平仁懷、古磁、唐朝壩諸蠻夷,而命守其地…遂居赤水(今土城)”;一說始祖為“袁世盟”,是“唐僖宗乾符年間因征南而留守播土(今習水河中游地區)”。從目前已知的文字材料,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是記載袁氏祖先歷史的最早文獻資料,并且袁氏祖先遷居的具體時間、地點、地名都敘述清楚。而袁蕙芳的《祀襲壯義勒》對其祖先歷史的論述不僅形成時間晩(崇禎十五年),而且敘述其祖先“征南”的地點和討伐對象也是模糊不清。按袁蕙芳的本意,其祖先的“唐乾符年間征南”應該指“征南詔”,明顯是套襲“楊端乾符三年平南詔入播” 之說。由此可見:習水袁氏自身對其祖先來歷在其家族中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他們對自己祖先來歷顯然存在某種隱諱。由于這個原故,這就使得研究袁氏家史者,莫衷一是。按照研究歷史應首先采用形成時間早的文獻資料這一原則,蹇義所作的《袁氏族譜光裕錄序》形成時間最早,算是第一手資料。因此研究袁氏歷史,應先從蹇義所作的《袁氏族譜光裕錄序》進行研究和考證,以便理清袁氏歷史的來龍去脈。

                                          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說:……一日,京衛(京城錦衣衛)廣洋(人)上戶侯曾君,字懋德,執汝播南(播州)袁氏家譜求首簡(要求寫族譜序)以貽于后。蓋譜誠重事也!予與懋德讬交有素,敢不以文受(授)……” 由此可見:蹇義的《袁氏族譜光裕錄序》是明朝初年袁氏通過人際關系請蹇義寫的,按蹇義所說,他是看在他與曾懋德的關系上才為袁氏寫這篇《光裕錄序》的。那么,袁氏為何要在明朝初年進京通過曾懋德找到蹇義為其寫這篇族譜序呢?對于這個問題,我們只能從明朝初年的政治背景上去尋找答案。

                                          本文開頭講過,袁氏是明朝初年播州地區七大姓土司之一,因此袁氏的這次進京行動必然與土司們的政治前途——土司承襲制度有關。原來,明朝初年朱元璋曾為少數民族地區土司承襲制度下達了一道政令,規定:“湖廣、四川、云南、廣西土官承襲,務要驗封司委官體勘,別無爭襲之人,明白取具宗支圖本(族譜)并官吏人等結狀,呈部具奏,(才能)照例承襲,(并)移付選部!贝送,還得“附選司貼黃、考功,附寫行止類行,到任見到者,開給札付,頒給誥敕”。這樣才能完成整個土司承襲手續。朱元璋還規定少數民族土司只許在本地世襲爵祿,不許作為流官放任。根據朱元璋的這個規定,宗支圖(族譜)是少數民族土司世代承襲的重要依據,各土司都十分重視自己的《族譜》,為了能給子孫后代謀條好的政治出路,土官們便找名人為其寫《族譜》或新增《族譜序》,以此來更改祖先歷史和民族成份,目的是借助“名人效應”來鎮服世人。因此明代初年播州地區出現了袁氏找蹇義寫《袁氏族譜光裕錄序》,楊氏找宋濂寫《楊氏家傳》的歷史現象。

                                          關于“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一事。據《宋學士文集·楊氏家傳》記載:“端平中(即:端平二年),北兵犯蜀,圍青野原(今陜西略陽西),(楊)價曰:‘此主憂臣辱時也,其可后乎!’乃移檄蜀閫,請自效。制置使趙彥吶以聞,詔許之。馳馬渡劍(出劍門關),帥家世自贍之(蕃)兵五千戍蜀口。圍解,價功居多,詔授雄威軍都統制!睆倪@條記載獲知,南宋端平二年并無土城地區少數民族叛亂的事,當時的實際情況是:在播州楊氏的號召下,黔北地區的多支土豪武裝(夷義軍)面對外敵入侵時同仇敵愾,保家為國,全部都到四川北部抗擊蒙古軍去了。而楊氏率領出川的“五千家兵”中,就有習水袁氏義軍在內,楊氏自身并沒有那么多軍隊。再者,若土城一帶真有叛亂,宋王朝必定從瀘州和播州兩地派兵征剿,根本用不著從江西調兵。如《宋會要》記載,北宋元豐四年,世居今古藺一帶的少數民族頭人羅乞弟叛亂時,北宋王朝就從瀘州發兵四千余人分三路向南進剿,西路從江安入,中路從納溪入,東路從合江沿赤水河南進后,從今土城過河由儒維向古藺進剿,并責成播州楊氏土兵協同從今仁懷北部進剿。

                                          以上是從史書記載否定了“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之說。另外從《袁氏族譜》自身的記載來分析,也是錯誤嚴重,不能成立的。因為蹇義寫的《袁氏族譜光裕錄序》中,敘及“袁世明平蠻入播”時的職官、歷史地名和人名的歷史朝代嚴重錯亂。宋代武官為“統制”無“總制”。土城在宋代稱“武都城”,“古磁”是元代才出現的名稱!俺嗨币彩敲鞔Q,不是宋代。而“白錦堡”屬播州,不屬瀘州。另外,也是“袁世明平蠻入播”一事成立與否最為關鍵的兩個問題:一、“貞順夫人”是元朝初年播州安撫使楊邦憲妻,不是南宋人。據《元史》記載:至元二十三年楊邦憲卒,由貞順夫人田氏執掌播州事務。貞順夫人主持播州政務時不僅朝代不同,而且時間相距“端平二年”已越51年,宋朝皇帝已換了五任后進入了元代,怎么能說是“播之貞順夫人上疏要求宋理宗派袁世明來平蠻”呢?真是“張飛殺岳飛,殺得滿天飛”了!二、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說宋理宗端平二年時“袁世明督視江淮軍馬” ,說明袁世明已取代孟珙成為江淮軍馬使,是一方重鎮的軍事要員。但這樣一位重臣為何《宋史》和《宋會要》等書沒有記載?可見所謂“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之說,純屬是蹇義為了應付袁氏之托請,草率地為袁氏編造家史,根本沒有去考慮袁氏所提供家族歷史材料的真偽。因此說蹇義給袁氏族譜所寫的“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一事是不能成立的,應予以否定!

                                          既然以上從史料記載和《袁氏族譜》記載這兩個方面的研究和考證都證明“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一事不能成立,那么習水袁氏又為何要編造出這個“歷史故事”呢?對此,我們只要對歷史深入研究,問題就不難發現:宋、元兩代,袁氏只是作為武官鎮守土城,無行政權。明朝洪武五年明王朝命袁崇簡(袁。案墓糯懦乔羲,設唐朝壩長官司” ,從此袁氏才有了管理地方民事的權利。唐朝壩長官司領轄的九個里中,赤水河以西的儒溪、河西兩個里原為永寧奢氏領地,洪武五年創設唐朝壩長官司時才劃給袁氏管轄。而儒溪里是赤水河流域最為富饒的地方,又是唐朝壩長官司治所駐地,袁氏為了子孫后代的世襲統治,把儒溪里長期占為己有,于是就找理由使其合法化,編造了“袁世明端平二年平唐朝壩、古磁、仁懷諸蠻而獲得此地” 的虛假故事,并將它作為袁氏世襲歷史的《宗支圖本》上報給明王朝,因此事關系重大,于是就托人借蹇義之手來下這個定論。

                                          至此,經過本文上述引經據典地深入分析研究,所謂袁氏祖先由江西遷來之說是無歷史依據的,袁氏之先應為本地土著大姓望族。從史料記載來看,袁氏最初應該是由巴縣境內遷來的。據史料記載,袁氏在巴縣(南川)境內定居由來已久!度A陽國志》就曾記載說:東漢末年,“曹操以巴夷王杜護、林胡、袁約為(巴東、巴中和巴西)三巴太守”(按人名順序,袁約為巴西太守)!稌x書·謝昆傳》也記載說晉代巴郡大姓有“袁山松”。而鄭珍《遵義府志·金石》引綦江縣金蘭壩宋乾道元年(公元1165年)所鐫《趙牟(木)氏墓志銘》記載有“妾袁氏”的事。以上史書記載袁氏在川黔毗鄰地區存在的歷史比“袁世明端平二年平蠻入播”要早得多。因此,筆者多年來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袁世明墓不葬在土城地區,而是葬在離土城很遠的習水河中上游的羅漢寺呢?”而習水河流域則是袁氏聚居區,這里緊靠四川江津(古代巴縣),足證習水境內的袁氏并非從江西遷來,而是世居川黔邊鄰地區的土著大姓,至遲在唐代已由巴縣境內遷入今習水河中游的程寨和獅子口一帶。從《宋會要》記載的黔北地區蕃兵情況來看,袁氏在南宋嘉定時都還只是今習水河中上游程寨一帶名不見經傳的守隘蕃兵把截將(即蹇義“譜序”說的:“沿邊處巡檢使”),但是到了南宋端平時期這支袁氏蕃兵已經強勝起來,在入川抗元中有較好的武功表現,被整編擴建為“播州雄威忠勇軍”五軍編制中的“中軍”,由袁世明第四子袁猛出任該軍統制官,后來留守軍事重地武都城,由此取代了羅氏在土城地區長達十數代人的統制地位。

                                          關于巴縣地區袁氏的由來,其歷史可追溯到秦、漢之際西北地區的羌人部落和民族遷徙。晉人干寶在《搜神記》中說:“袁釼者,羌豪也。秦時,拘執為奴隸,后得亡(逃)去,秦人追之急迫,藏于穴中,秦人焚之,有景象如虎,來為蔽,故得不死。諸羌神之,推以為君。其后種落熾盛!狈稌稀逗鬂h書》也記載說:戰國時有“羌人爰劍初藏穴中,秦人焚之,有景象如虎,為其蔽火,得以不死……至爰劍曾孫(爰)忍(釼)時,秦獻公初立,欲復穆公之跡,兵臨謂首,滅狄(氐)原戎。忍(釼)季父(爰)印畏秦之威,將其種人附落而南,出賜(歧)之(支)、河曲西數千里,與眾羌絕遠,不復交通。其后子孫分別各自為種,任隨所之;驗闅优7N,越西羌是也;或為白馬種,廣漢羌是也;或為參狼種,武都羌是也……羌人興盛,從此起矣……”從史書記載來看,西漢時爰劍后裔已改姓為“袁”。另從“巴蜀文化”的分布范圍和文化成因來看,廣漢羌后來有一部分朝著東南方向遷徙進入巴地。司馬遷《史記》據此說“西南夷皆氐羌類民族”。明朝初年吏部尚書蹇義作土城《袁氏族譜光裕錄序》引宋代鄭樵《通志》卷六《氏族略》說:“予因是考之袁出為姓,舜之孫至陳胡公之裔,伯爰孫轅濤涂以王,父子為姓。后或作爰,或作袁,實一本也! 按蹇義所引鄭樵《通志》袁氏姓氏的由來,其歷史向上追溯太遠,不免牽強附會之說,不足為憑。而其后面部分說的:“袁字或作爰,或作袁,實一本也”一事,則正好是干寶《搜神記》和范曄《后漢書》關于“袁釰”和“爰釰”的記述,因此古人說“袁”、“爰”二字是一家。

                                          考習水袁氏的發家歷史。據《宋會要》、《楊氏家傳》及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等書記載,南宋端平時袁世明四子袁猛以播州雄威忠勇軍中軍統制官駐防武都城(今土城)。保祐六年十二月袁猛率軍解簡州圍時戰死,由袁世明長子袁貴之子袁忠襲職,誥授“御前節義將軍” ,駐防武都城(今土城)。元初袁忠隨播州楊邦憲附元,襲任古磁城(今土城)千戶所千戶,封武節將軍。元惠宗至正時,由袁忠次子袁。ㄖM崇簡)襲任古磁城千戶所千戶職。明朝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袁隆襲升為唐朝壩長官司長官,遷治所于今土城儒維堡子頭,于此袁氏有了軍、民兩治的統治權。唐朝壩長官司下轄九個里,分別為仁懷、河西、土城、儒溪、上赤水、下赤水、丁山、小溪和甕坪(二郎),其疆域含蓋今赤、習兩縣,其中土城、儒溪、河西、上赤水、下赤水等五個里均為袁氏族人擔任頭目、提調和坐寨人,官職并不高。據李化龍《播地善后事宜疏·順夷情》記載,上赤水里頭目袁鍪和下赤水里頭目袁子升兩族,“原非長官,本無冠帶,但賞格曾坐名開諭”。按李化龍此處所稱的“賞格”,是明王朝的一種軍功賞賜制度。據《大明會典·邦政條例》中成化十四年規定:“官軍陣前,當先殿后,斬將搴旗,擒斬賊首,立有奇功,后又陣亡者,子孫襲三級,仍立祠,加祭蔭子! 另又規定:“四川、貴州苗賊,一人擒斬三名顆,升一級;至九名顆,升三級;俘獲賊魁升二級! 另據袁蕙芳《世襲壯義勒·優卹議敘》記載:上赤水里頭目袁鍪之“祖父袁沄,系播州上赤水里長官” 。袁沄之子袁尚義生有五子:袁鍪、袁鐤、袁鍜、袁鏢和袁鎬。袁尚義和長子袁鍪均先后承襲袁沄職,任上赤水里頭目。

                                          考袁子升和袁鍪兩人之先的“賞格坐名開諭”。據四川涼山明萬歷十六年“播州營”石刻和《越嶲廳全志》記載,萬歷十六年三月,習水袁氏曾作為總兵李應祥指揮的播州軍參與平叛涼山少數民族起義。緊接著萬歷十八年,袁氏又作為播州軍的一員參與平叛松潘少數民族起義。袁子升和袁鍪兩人之先的“賞格坐名開諭”,應該是袁鍪之祖父袁沄等人在這兩次平叛事件中獲得的。因袁沄等人僅是“一人擒斬三名顆” ,故只能各升一級分別擔任上、下赤水里頭目(里長)。迨至萬歷二十八年袁子升和袁鍪二人獻地投誠并征播立功,袁子升之子袁年升任威遠衛右所鎮撫,袁鍪升任冠帶總旗,鍪弟袁鐤升任威遠衛指揮僉事。

                                          據袁蕙芳編纂的《祀襲壯義勒·優卹議敘》,習水袁氏本為一個祖先,只是后來子孫們“各守其土” 而已。既然如此,那袁蕙芳的《祀襲壯義勒·優卹議敘》為何不以土城這支袁氏族譜為據,祖先為“袁世明,南宋端平二年平蠻入播” ,而要改旗易幟,與土城這支袁氏斷決關系,稱其祖先為“袁世盟,唐禧宗乾符三年平南詔入播” 呢?究其原因,是因為習水河中游地區以袁鍪、袁鐤為代表的這一支袁氏原屬土城(唐朝壩長官司)這支袁氏統轄的下級官員,按照明王朝的土司承襲制度,袁鍪、袁鐤等人及其子孫永遠都只能當土城這支袁氏統轄下的里長一級長官。但自嘉靖中期唐朝壩長官司被永寧奢氏土司侵占后,其疆域一分為二,長官袁初屈居奢氏手下任唐朝鎮長官,其轄地僅控制到儒溪、河西、土城三個里。而仁懷、小溪、吼灘和上、下赤水里則投歸播州楊應龍,由此造成袁初對仁懷里頭目王繼先和下赤水里頭目袁年等人的不滿,想尋機除掉他們。從袁蕙芳《祀襲壯義勒·優卹議敘》中極力淡化土城這支袁氏,只提土城地區的袁起龍和袁見龍兄弟二人,而不及明初開疆辟土的唐朝壩長官司長官袁隆以及威遠衛正三品指揮官袁初一事上,已見袁氏門中為了世襲統治權而產生感情分裂。據袁蕙芳《祀襲壯義勒》一書記載,在明末天啟年間平奢、安之役中,習水河中游這支袁氏功名顯赫,超過了土城這支袁氏,其中袁鍪升授副總兵,儒溪威遠衛左所正千戶。袁鍪第三子袁桂芳升任修文所正千戶,開墾六目地方,屯田八千余頃,并修建修文、息烽、烏江三城,敘功升指揮僉事,駐防修文、烏江等處遊擊;袁鍪弟袁鐤,在平奢、安之役中因收復重慶、合江、仁懷等地戰功顯著,擢升遊擊。袁鐤之子袁蕙芳,在援黔援滇之戰中先升守備,后升都司,執掌威遠衛印務(指揮僉事),坐鎮遵義府城。習水河中游這支袁氏在明末天啟時的興起,接著而來的是子孫們的世襲統治權問題,為此袁蕙芳不得不改旗易幟另立山頭,編造了一個新的袁氏家史版本,以便與土城這支袁氏拉開距離,作為其向明王朝上報子孫承襲的宗支圖本。

                                          按袁蕙芳《祀襲壯義勒·優卹議敘》:其祖先“唐朝乾符年間征南(詔)入播”之說,在黔北地區最先是元朝時播州楊氏稱其祖先“楊端于乾符三年平南詔入播” ,到了明朝末年,吼灘、土城一帶的趙氏亦稱其祖先是“乾符三年隨楊端平播州仡佬而留居播土”。由此可見:所謂“乾符年間平南詔和播州仡佬” 之說,是趙、袁兩姓套改“楊端乾符三年平南詔入播”之說而已,并非歷史事實。由于上赤水里這支袁氏在明代中前期僅為里首,身份和職位低下,不是傳統的法定世襲繼承人,因此他們不能象土城這支袁氏,能請蹇義和鄒元標等名人為其作族譜序。

                                          近年來袁氏族人為了查證江西有無袁氏和宋代關于袁世明從江西西征的記載,在江西袁氏族譜的末尾發現附帶刊有袁世明的事,但其行文措詞是照套鄭珍《遵義府志》的文詞,不是江西袁氏原有的檔案材料,可見江西袁氏族譜中附錄有袁世明一事,是《遵義府志》面世后,江西袁氏從《遵義府志》中轉錄過去的,其轉錄的時間應在清末民國時期。如果江西袁氏早年知道有袁世明從江西西遷的事,那他們必定將袁世明歸入他們族譜的支系中加以記錄,而不是作為存疑的另策附在族譜之后了。此外,鄒元標是江西吉水人,他從土城人、國子監教授袁琨提供的蹇義《袁氏族譜光裕錄序》中獲知習水袁氏來自江西,于是為袁氏補寫了一篇袁氏《江西清水塘源流譜序》,但這篇譜序江西袁氏族譜中并未收入,證明他們并不知道有袁世明來自江西和鄒元標曾為其寫族譜序一事。

                                          由此可見:江西袁氏族譜的末尾附錄袁世明一事,是作為新發現的存疑材料提供人們研究的,不能作為史實依據加以肯定和引用。

                                        2016年2月18日于遵義

                                        (資料來源:真學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56048413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6-4-4 09:07:05 | 只看該作者
                                          
                                           讀完這篇文章的感受是:無語!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6-4-4 23:01:25 | 只看該作者
                                        禹先生的大作自是一家之言,但其引經據典、以理說事的文風是袁氏宗親網所提倡的,本網歡迎更多的專家學者參與爭鳴。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發表于 2016-4-7 12:39:04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蜀南袁景軒 于 2016-4-7 13:01 編輯

                                        轉發這帖子,我個人認為欠缺考慮。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16-4-7 16:40:42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平 于 2016-4-7 16:46 編輯

                                           
                                            禹明先先生的《習水袁氏歷史研究》這篇文章是發表在他個人博客上的,經本網版主袁力宗親轉載,發表在本網論壇,事先沒有征求禹先生的意見。

                                            文章轉載后,有部分宗親向本網反映,此文質疑我袁氏望族習水袁氏的源流,有大不敬之意,袁氏宗親網作為袁氏的網站,不但不維護袁氏的聲譽,反而替他人錯誤的觀點提供陣地,非常不妥;另外也有宗親認為,習水袁氏的源流、歷史是他們自己家的事情,外人不好指手畫腳。

                                            本網認為,首先,袁氏宗親網的宗旨是“弘揚袁氏文化,服務袁氏宗親”,既是弘揚文化,自然離不開姓氏文化的研究,既是研究,自然主張“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我們網站只是一個平臺,各種學術意見都可以在上面發表,當然,這之間不能有違背國家法律法規、社會道德的論點和言辭,不能搞人身攻擊,只要是這樣,正反兩方面的意見盡可以暢所欲言,不設禁區。網站本身不持立場,也不做裁判;其次,歷史,不論是國家的、地方的,還是家族的,所有人都有權對之進行研究,我們中國的很多歷史學家也對其他國家的歷史進行研究,也會對其他國家一些引以為自豪的歷史提出質疑,但那些國家卻從來不會指責他們對此進行了研究,相反,還會鼓勵這種研究,因為歷史真相只有在不斷的深入研究之下,才能愈來愈明晰。

                                            禹先生的論點論據是對是錯,袁氏宗親網本身不持立場,也不做裁判,我們只是希望有不同意見的學者站出來與之辯論。袁志宗親今天回帖《再回“老齋公”》,對禹文提出他的看法,這是我們所歡迎的。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學者參與討論、爭鳴。我們誓死捍衛言論自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6#
                                        發表于 2016-4-7 16:47:1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禹明先,其母袁氏,是世明公26世孫,此人是靠黨的民族政策去民族學院培訓了幾天,此公退休后閑來無事,研究禹氏出處,被禹家族人封為“靠臆測推斷專家”,并勒令其不準胡說八道,此公轉而研究我袁家,開始認為袁家族譜不可信,寫族譜都是往自己臉上貼金,要以正史為證,這次又以袁家族譜駁正史記載,觀此公三次文章,前后不搭調,所有推論完全臆測,憑想像,估計此公寫文章時忘了吃藥,史學家也是自封,其實是屎學家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發表于 2016-4-7 17:07:56 | 只看該作者
                                        作為外行,我只有一點疑惑:若習水袁氏真為"土著、邊民",有何德何能,能得蹇義、鄭珍等大師、名儒為其不惜身后名也要為其造假?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發表于 2016-4-7 21:00:05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禹老先生才高八斗,被禹家宗親稱為臆想考證大師,孫子孫武同一人也是他臆想考證出來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
                                        發表于 2016-4-7 21:24:5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不知一代名儒鄭老先生泉下有知會不會被氣得活過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
                                        發表于 2016-4-8 17:01:51 | 只看該作者
                                        "我們誓死捍衛言論自由。"明輝宗親這句說得好!同時,我也非常理解習水袁氏宗親的憤怒。袁氏宗親網雖然是明輝等幾個宗親創辦的,但它既然冠以“袁氏”,那還是應該適當聽聽廣大袁氏宗親的意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20-1-18 13:28 , Processed in 0.24357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