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奖金欢迎您的到來!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袁氏宗親網-全球袁氏網上家園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040|回復: 2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袁耀輝系列作品——《牛跡石記》等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4-8 13:25:0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4 編輯

                                        牛 跡 石 記

                                        湖南常寧 袁耀輝


                                            [袁耀輝簡介]袁名耀輝,譜字謀仁,少時又呼袁野,祖籍衡陽常寧(開基祖應明公,河南濮陽人,隨明太祖朱元璋征戰陳友諒,洪武八年,升任衡州衛指揮使,解甲歸田后開基立宇于衡陽常寧)。家母夢老家大義山主峰牛跡石入懷成孕,惜出生時無祥云蓋屋,雖年已不惑,光陰虛度,至今碌碌無為,現就職于湖南省瓦松鐵路建設投資有限公司。愛好:讀書、攝影、音樂、旅游、野外、投資。

                                            南嶺余脈,大義山之主峰 ,其名為牛跡石。石之大不知其有幾許丈,更不知其有幾許高。傳玄天之犀牛自北冥遷徙于南冥,途中一蹄稍停此石上,印一犀牛蹄印于石,大義山之西東山民皆稱之為牛踩石,更有多方文人雅士稱之牛跡石。更奇犀牛蹄印之中,常年水泉飽滿,終年不涸,然泉水更不溢出,山民時砍柴至此,趴喝而不干。

                                            老家的村子,面東正對著牛跡石。牛跡石兩邊的六旗嶺和三十六灣兩座大山邐迤地對著斜抄過來,宛如一位得道和尚的袈紗,從我家門前遠望,牛跡石就像一尊開懷大笑的彌勒佛祖,席地幕天地俯視著我們,牛跡石就是彌勒佛祖的頭。我的童年彌勒佛祖一直脈脈地望著我笑,白天他看我上學放學放牛扯豬草干農活,晚上又讓我時常在夢中夢到它,我想是因為有佛祖的注視,才讓我在童年的無憂中成長。我的家鄉在牛跡石,就如韓紅唱“我的家鄉在日喀則”,總是令人神往而難忘記。

                                            我心中的牛跡石,不是那《紅樓夢》中無材補天,幻化入世之石。它是祖代年紀,故鄉地輿之奇石。牛跡石,它日日看著我們祖祖輩輩終生忙碌而未有成就地勞作,夜夜守著我們祖祖輩輩疲憊不堪地進入夢鄉,生生世世,就這樣庇佑著鄉鄰。記得小時候,久旱無雨,周邊鄉村眾人,連夜宰豬殺雞,清早放銃鳴炮而行,吆吆喝喝把豬抬上海拔千米的牛跡石,祭示牛跡石大神。我記憶中的幾次,兩三個月無雨的夏天,在祭祀之后,果然大雨傾盆而下,鄉人才蒔得下晚稻。

                                            童年時最美的神往,就是攀登上牛跡石。最遠處我只去過幾次老家村子里的林場砍柴,大概就在牛跡石這尊彌勒佛祖的肚臍處,從早晨走到響午才到林場,可能是年小的緣故,到達時已是腳軟路滑,更不用說爬上牛跡石了。但一路上山途中,幽草澗邊生,怪石深林后,小橋流泉,綠樹清溪,飛瀑懸空如玉龍,鳥語和呼似琴瑟,路旁野花含香,隨風搖曳生姿,山中異景讓人流連?诳柿,抄幾口溪水,入口清洌,如一條冰涼的水線直入腹中,想來至今讓人回味,仍覺甜美異常。倒讓人忘了是來砍柴,便似來游景一般。牛跡石山脈的風景不比南岳差,風景不缺,只差人文。如能與北面的義山庵及西南面中國印山的風景連起來,定會成為一塊旅游勝地。

                                            牛跡石,你是如此之近,近得童年背著書包上學的我抬頭就能看到你,你又是如此之遠,遠到現在我還未能到過你的身邊。哦,牛跡石!你就如最執著的戀人,至今仍烙印在我的心中。世上再沒有一樣東西,讓我如此癡迷,如此執著,如此沉默而專一,從小到現在,一直熱烈地夢著你,就如薄霧縈繞在大義山邊,已深深滲透在我的心里。
                                           
                                            近日,因工作上的關系,與著名版畫家、中國印山創始人吳國威老先生相識,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仍工作不息,平易近人和敬業的精神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許多方面自是我等小輩不如。懷著對老人家藝術造詣的敬仰,請求他老人家在百忙之中以“牛跡石”為我治一印,老人家爽快地應接下來,不日即以青田石為我刊得一枚印,刻“牛跡石”,落款“中國印山仆人國威刊”,令我欣喜若狂。當日正是良辰吉日,遂虔誠迎入家中,焚香禱告,恭放在家中正堂作鎮宅之石。

                                            哦,牛跡石!我心中的圣山和圣石,你已在我的內心深處烙下一枚神圣的牛跡石印。

                                                                                            牛跡石于2010年9月14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5-4-8 16:01:13 | 只看該作者

                                        無題、詠牛跡石二首及春聯一付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8 編輯

                                        無    題

                                        袁耀輝

                                           大義山深水源遠,牛跡六合湯河堰。
                                           十里猶聞震地雷,海神驚懼勒潮回。
                                           滔天狂潦留不少,惟有曲水擁古村。
                                            支流瀰瀰穿波瀾,畫屏俯仰繪丹青。



                                        詠牛跡石

                                        袁耀輝
                                                                                 
                                        懸石冠山巔,
                                        牛跡萬古痕。
                                        李耳一騎印,
                                        淺渚通南冥。


                                        (原創)春聯

                                        袁耀輝

                                        橫批 :春意逍遙
                                        上聯:北溟有魚怒化鯤鵬飛玉宇
                                           
                                        下聯:昆侖立馬騰躍彎弓射雙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2:52:54 | 只看該作者

                                        故鄉,那一條無名的小河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20 編輯

                                        故鄉 那一條無名的小河

                                        袁耀輝

                                            大義山南接南嶺,山勢自南向北一路余脈曲折連綿,山脊蜿蜒如一雄牯牛奮蹄奔天,當地山民也稱之為太牛山。山之西翼群山起伏,重巒疊嶂中清泉涓涓,積九溪十八澗而成河,沿大義山脈西翼山腳曲折北去,抵宜水入湘江。故鄉這條河常入我夢來,悠悠流水,波光蕩漾,感覺它就在我的生命深處流動,總使我無法平靜。
                                           
                                            河的源頭,是在一個叫六合的小村,發源于盧家沖。盧家沖是一個一谷直下的地質皺褶,似要把大義山脈西翼群山攔腰割斷,谷有數峰相對,絕壁數仞,奇石突兀,山谷幽深。山溪沿谷而下,有澗溪,崖瀑,泉池無數,溪水清晰透亮冰涼徹骨。眾溪匯至上盧家沖,有數戶農家錯落,清溪蜿繞,山花簇簇,溪中多巨石,被自然的流水沖刷得圓滑圓潤,一路竹木扶疏,綠樹成蔭,半掩清溪,是個造化賜予的清幽所在!傲洗濉笔遣皇且蛄鶙l溪水匯至而得名,人們至今仍不得而知。及至下盧家沖,山勢稍緩,澗溪兩邊古木參天,幽樹山草叢生,夏秋時節,谷內山蟬群噪,林鳥啁鳴蜿囀,山谷應聲回和,與溪流聲混然如天籟,使人如入“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的詩境。小河沿途風景如畫,我去過的有太坪寺、滴山水、牛丫嶺、燕子泉、二牛相斗等地,一路陪同潺潺小河向下向北,山溪野景里確有獨特的迷人風韻。
                                           
                                            小河自源頭離開群山不過十數里,逐漸平緩輕盈地依村而過,懷摟著老家明清時期的祖宅。記得童年的每一個清晨,我在大義山腳下的薄霧中醒來,然后過河去上學,或去河灘牧牛。在如夢境的薄霧之中,霧影裊裊升起,河面在如煙似氣的霧藹中略隱略現,似把小河變得開闊起來,而橫兀于前的大義山脈已是煙氣裊繞,云霧騰騰,宛如百里煙樹,千里云山,在霧藹中顯得更加朦朧蒼遠,變得如山水畫一般似的虛幻縹緲。不久,太陽從東面的大義山主峰牛跡石上冉冉地升起來,輝照著村子,此時晨霧慢慢散去,炊煙裊裊飄動,一片金黃色的波光中,小河淙淙流過,成群的鵝鴨從各自家門中飛奔而出,撲騰著翅膀跳入晨霧已快散盡的河中,在這水氣豐沛的晨霧中和煦的陽光下構成一幅幅絕美畫面。若你此時來探幽尋覓,這山水霧景會給你一種深深的寧靜,在薄霧中定能滌盡你在這繁華俗世中的心靈塵埃。
                                           
                                            夏日的小河,是童年的樂園。農村的習俗,過了端午就能下河洗澡,此后的中午、傍晚時分,總有我們一幫小伙伴們光著屁股在河中玩水洗澡的身影。去河灘牧牛洗澡是童年最愜意的事了,幾個小伙伴牽著牛兒放牧在河灘,然后脫得溜光下河,洗得累了,就爬上岸來,順勢地躺在河灘邊的高梁地里或柳蔭下,閉上眼,聽草兒隨風的細語,流水微波的輕喃。有時,睜眼輕瞄一下牛兒,看到牛兒仍在河灘邊吃邊走,偶爾回甩牛尾驅走討厭的蚊蠅,就又放心地閉上眼睛,去感受清澈透亮的河水在身伴流過,任由河水娓娓的聲音浸潤著自已幼小的身心。此刻想來,仍感覺小河的流水從自已的心田中流過。我們反復地下河上岸,直到夕陽徐徐斜下樹梢,才在黃昏河水的波光中,赤著腳丫踩著布滿歲月滄桑的鵝卵石,牽著牛兒回家。
                                           
                                            小河并不總是寧靜,它也有雷霆咆哮的時候。每年的春雨汛期,數溪灌河,連夜的大雨使河水暴漲,渾濁的洪水從上游沖來,兩岸的樹木水草被連根撥起,瞬間不見蹤跡,河岸立時變得寬闊涯涯,對岸相呼不應。其勢者,真有《莊子.秋水》篇中“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辨牛馬”的意境。小河漲大水,最苦了我們上學,學校就在對面的大山腳下,與老家的村子隔河相望,一夜的洪水已沖跨了河上所有的小木橋,我們要往上走幾公里過一座石拱橋再往下走才到學校。記憶中曾和幾個同學抄近從村子邊的石堰上手牽手淌過,一次摔在石堰上的經歷仍讓我記憶猶新,至今我仍堅信在我屁股上隆起的疤痕里仍殘留著石堰上的青苔。
                                           
                                            故鄉的河沒有名字,只不過是一條無名的小河。我曾花過時間去考證,詢河叟村媼,訪地方賢達,終無可名之。想給它取個名,總感到顯得沒有歷史的底蘊,概不全小河的意性,只得作罷。而我知道,無論小河有名無名,也無論歲月代序,世事滄桑,在我的內心深處,小河總是那樣的古樸自然,溢滿鄉情地流淌,流在我生命的最深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3:04:06 | 只看該作者

                                        童年牧跡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10 編輯

                                        童年牧跡

                                        袁耀輝
                                                                                             

                                            傍晚,夕陽從西邊山巒上的樹梢照過來,透過樹枝葉的縫隙,落在牛群的脊背上。我喜歡這樣靜默的影色,夕陽下歡快回家的牛群,踏著回村的牧跡,脊背起伏逶迤如山,撼地有聲不疾不緩而行。這是我童年記憶中烙印最深的一幕。
                                           
                                            分田到戶的第一年,我七歲,我們幾戶人家從生產隊分回來一頭雄牯牛。它脖頸粗壯,腰身健碩,四蹄粗大有力,雄健剽悍生威。牧牛是童年的我力所能及幫家里做的事情。老家的后山,是幾個起伏不高的山巒,黃褐色土壤,青青的草地,漫山遍野郁郁蔥蔥長滿了松樹、楓樹、樟樹還有叫不出名字的樹木,山林間碗延曲折的小徑是我童年走過的牧跡。
                                           
                                            起初牧牛,我當時感到的是種快樂、自在和好玩。天烏絲亮,早有牧牛的伙伴隔窗來喊,我穿上衣服,揉著矇眬的睡眼起來,和伙伴們急急地跑向村后的牛欄,一副小牧童的樣子,趕著牛群走在通往后山的牧跡上。那時早晨的山野還是一片沉寂,牛群的到來偶爾驚起一兩聲清脆的鳥鳴,晨霧中路邊長著濕漉漉的野花和野草,牛們最喜吃著這早晨沾著露水的青草。我們隨著牛群從一座山到另一座山,從一個山凹到另一個山凹,從山林的晨風中直到日出,快樂而無憂。
                                           
                                            然而,不久我對牧牛已是心生恐懼。雄牯牛正值壯年,桀驁好斗,遠徏方圓數十里尋牛相斗一定是它當時最大的樂趣。我的雄牯牛一直對自已的未來懷有良好的展望,它曾轉戰于它的江湖,南攻羅橋,西征依湖,北斗漁池,所向披靡,未逢敵手。曾記得,對岸隔河一牛吼叫而來,而我的雄牯牛它如雕像一般佇立,像一位久經沙場的勇士,從喉嚨深處發出嘶吼,全然不把那牛放在眼里。那牛更是不知利害,趟過小河,沖上山來,不想只一合,就滾下山崖,落荒而逃。雄牯牛這次并不去追擊,抬頭吼叫,如一位仗劍江湖的高手,有一種英雄未逢敵手的孤寂。牛斗架讓我最心生恐懼,曾記得七歲的我用所知道最粗的話去罵唆牛相斗的人,用嘶心裂肺的哭泣去咀咒他們。
                                           
                                            找牛是最令我擔驚害怕的事情。雄牯牛斗架,最喜追擊相斗,散開牛蹄就不知去向。至今仍讓我還能感覺到當時在害怕與孤獨中的心情和情景。傍晚找牛的牧跡上,暮色開始慢慢地合圍過來,然后月亮靜靜地懸掛在山巒之上,泛泛地照在山塘里,波光粼粼,周圍樹林隨山風搖曳起伏生聲,這種天籟,對我是一種深深的恐怖,讓我感覺聲息全無似乎時光停止。童年的我已是嚇破了膽,然而我的雄牯牛仍不知去向,心中的焦急害怕難以言表。我不時拔足狂奔,不敢回頭,淚水輕盈而出,真希望遇到一位荷鋤晚歸的老伯。有時我也能在山林間找到渾身泥水吐著粗氣的雄牯牛,有時它也會在第二天的某個時候獨自回到牛欄。找到牛,我會有一種從沒有過的輕松和釋然。
                                           
                                            我曾把當年牧牛的經歷動情地講給女兒聽,她是那樣的好奇而又不理解。女兒是生活在一個遠離牧牛的時代,她們這一代已不知道在田間艱辛的勞作是祖輩們全部生活的必要,自然不能理解在晨霧中牧牛對孤寂山村里童年的我是一種多么的幸福。
                                           
                                            雄牯牛老了,它已不能蹄踏后山熟悉的路徑,去吃晨霧中最愛吃的水草,它只能靜靜地趟在牛欄里。最后一次我與它隔欄相望,那時的它已不能進食和反芻,昔日耕田拉犁轉戰江湖的雄風已然不再,它的眼里全是落寞,一滴珠淚掛在眼角,渾圓、晶瑩、碩大如珍珠,遲遲不肯從眼角滾落。而我已是淚流滿面,我知道,我的雄牯牛已走到生命的盡頭,那時的我心情是多么的憂傷。
                                           
                                            童年如花,當年牧牛的歲月已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歸于沉寂,卻留下難忘的痕跡。記憶中那山林間露水盈盈的小徑,是純凈天真的我曾經走過的童年牧跡,今天如彎彎曲曲的狂草,讓我寫在紙上,潤在心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3:23:27 | 只看該作者

                                        粗石崗.石拱橋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5 編輯

                                        粗石崗·石拱橋

                                        袁耀輝
                                                                                           

                                            一座橋的存在,并不是因為我時常地想起它。

                                            這世上有許多東西,就如田野上的輕煙,在你看過以后,終會消失得無蹤無跡。然而,我竟深深地記住,老家一個叫粗石崗的地方,還有那穿崗而過一條小溪上的石拱橋,這是一種濃濃的鄉情,需用一生來相守。粗石崗石拱橋,我一直把它當成老家鄉村里唯一的古跡,它的歷史已無從考究,或許,它已在大義山脈西面群山腳下的古道上默默地存在了千百年,就如粗石崗的溪水源遠流長。

                                            我讀書的學校,就在粗石崗石拱橋的古道邊,F在想來,總感覺花草鋪滿了學校通往石橋的古徑,踏著徑上的青石板,感覺被陣陣花香纏繞著,那是花的季節,姹紫嫣紅。那令人迷醉的古徑和石橋,我們已不知走過多少回,它總有無窮的誘惑,竟是我們放學后流連的去處。石拱橋就地取材于粗石崗的粗石,壘拱而成,跨度不過十米,奇的是整個橋拱的建設竟沒用一點泥灰,傳說拱橋的石匠在石橋合攏時,總是差點點合不攏,搞了七天七夜也沒得法,八仙中的呂洞賓傳道路過此地,他從布袋中拿出一塊木頭來,放在合攏處,才使石橋吻合。我好幾次赤腳站在石橋下的溪水中,伸頭伸腦看橋拱處,終沒找到那塊傳說中的木頭。
                                                                                     

                                            那時,放學后,趁著太陽還沒下山,我們幾個同學漫步向石橋走去,常常坐在石橋的青石邊上,把腳丫垂在橋邊晃動著,橋下溪邊一棵古老粗大的青葉子樹努力地把它枝繁葉茂的枝丫彎彎曲曲地伸過來,如傘般蓋在我們的頭上,為我們遮著太陽。有時,坐得久了,還能看到一頭老牛不疾不緩地迎著落日余暉從田野中的古徑上向石橋走來。如果口渴了,再去橋下的古井中掬幾口水喝,然后又爬上石橋來散懶地坐在橋邊,看著潺潺的流水在那些青色的、褐色的、白色的、麻黃色的石頭上流過,在灌木叢生的溪畔,仍有一叢叢野花擁擠地垂在小溪邊。我們那時的煩惱還少,看著溪中的流水,竟能把自已內心青春的浮躁蕩滌得干干凈凈,使我們一個個都變成了玲瓏剔透的孩子,年少而快樂!

                                            坐在石橋上,抬頭就看見眼前臨山傍溪一大片的粗石頭,被高大雄渾重巒疊嶂的牛跡石山脈和清澈透亮的溪水縈繞著,就如行軍布陣的隊伍,千軍萬馬般散亂地布滿整個粗石崗,里面長滿了苦竹子、長藤、雜樹、絲毛草,人跡罕至,卻草木蔥郁。一看到這些粗胖的石頭,我總抑不住地想笑,不知道傳說中馬師公是怎樣趕著這一大片粗石頭去布陣,因有人在后面喊他而泄了仙氣,才讓這片石頭在這里靜靜地躺了幾千年。我想馬師公尊為神仙,一定也會有趕不動石頭時的尷尬,定會是和我考試成績不好而垂頭喪氣般沮喪。那時我已看完了《三國演義》,想當年張飛南去桂陽郡時,一定也是持矛勒馬于石拱橋頭,銅眼圓睜地凝望著這片粗石陣,恐怕諸葛孔明在魚腹浦布的石頭八陣圖也不過如此規模罷。好幾次,我和幾個同學試著穿過這片粗石陣,但終因老藤、雜樹太多,只見溪霧迷茫、殺氣濃重,又怕從里面會突然冒出一條蛇來,只得作罷。

                                            記憶中那片寂寞凄清的粗石崗,曾是懵懂年少的我與這自然緊密相連的所在,是它第一次開啟了我純真虛幻之門的夢想。那時,對于年少的我來說,穿過石橋不過是一條沒有盡頭的古道,它的遠處只是山和山的世界,我的祖輩,只不過是希望開墾這片粗石崗來擁有一塊可以自由耕種的土地,而我的夢想是走出這山的世界。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如果他鄉是紅塵,那么家鄉就是桃源;如果說外面的世界浮華熱烈,家鄉的土地就是寧靜醇厚。自從二十年前離開鄉下,我曾在幾年前回老家時,特意開車轉到粗石崗石拱橋邊,用手機拍下石橋的照片,把它做成手機的背景圖案,竟覺得勝過從網上下載的任何風景圖畫。真想此刻就去親近家鄉的青山綠水,再去石橋上靜靜地枯坐,欣賞落日余暉下的粗石崗,看它那廣闊而未被打擾的鄉野和鄉野的清靜,那里現在一定還是一個干干凈凈的純靜世界。
                                                                                        

                                            歲月磋砣,少年夢斷,日月如粗石崗石拱橋下的流水一樣過去。曾幾何時開始,自已的心情變得越來越浮燥,這讓我時常想起粗石崗石拱橋下那堅硬的石頭和柔軟的流水,這樣才能讓自已的內心變得平和起來。這個世界紛繁而復雜,經歷了人生許多的變故,讓人生積累了太多的無奈,只有回憶家鄉美麗的青山綠水與兒時的足跡,才能讓自已擁有一份深深的叢容和淡定,才真正地感覺到沒有這俗世中爭奪的累與乏。而我知道,生命中那份濃烈的鄉情,是我心中珍藏家鄉美麗的青山綠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6#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3:36:31 | 只看該作者

                                        香港之行、始于足下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18 編輯

                                        香港之行 始于足下

                                        袁耀輝
                                                                                           

                                            香港別名東方之珠,這個繁華的國際化大都市,曾經的大英帝國殖民地,自我國恢復行使主權后,就讓我感覺近在咫尺了,以為想什么時候要去就可以去的。十多年來,心中雖記著這個行程,卻從未始足于之。歲在壬辰,立夏之后,因有客來之,前往招融洽項,讓我始足于港。

                                            去的那一天,星期二,記得天陰晴欲雨,我們一行四人,乘高鐵南進,風馳電摯至廣州,抵達時已近中午,四人隨意找了個地方就餐,下午3時與廣州的公司約見,洽談商務,詳情不表。隔日,再乘高鐵至深,哥開車至地鐵口來接,已幫我們聯系了明日出關事宜,并電他同學幫我們安排下榻南山楓葉城,中午設晏,吃湖南菜,喝家鄉小米酒,自是愜意無比。下午我們隨意去深圳轉了轉,晚6時許,有老鄉開車來接我們,去南澳吃海鮮,車行近兩個小時,才至南澳,也就是傳說中的“海上皇宮”所在,此地并不如深圳般繁華,確是個相對清幽的所在。晚餐老鄉請了老鄉來陪,一位是龍崗常委,一位是南澳街道辦書記,席中自是聊鄉情訴鄉思,共聚老鄉之情,餐后又陪我們在海邊散步。這邊海岸并無大小梅沙般的細沙,近海岸邊有小船燈亮如繁星點點,海風吹著空氣撲面而來,咸濕難聞。不久,我們乘車返回賓館,上床早息,自是一夜無夢香甜。

                                            再明日,六時半早起,餐后,乘的直奔皇崗口岸,先找昨日聯系的施行團,付款后編入內地游客散戶團(內地到港大多是旅游通行證,我們只得隨團而出),全團約60人。辦好手續,尚早,我們順便換了港幣(其實人民幣在港已可大行其道),買了地圖久等。整個口岸大廳人來人往,全是等著出關的人群。9時我們出關入境,約花了近兩個小時,有小巴士接至落馬洲,早有施行的大巴來接。導游是位港姐,容雖不甚美,然口若懸河,一路滔滔不決讓我們盡知她是一位專業而又敬業的女士。


                                            第一站,先至黃大仙(道觀),下車后許多港媼合圍而來賣香火,與內地各寺道景點全無二致,車上導游港姐已告知我們買香火必問港媼要黃大仙符,要了帶在身上可以很靈氣地佑我們平安,我們在買了香火自是要討要這個黃大仙符。及至觀前,只見觀門并不如古書上講的總是虛掩,也沒有朱紅的大門。觀門口人流如織,盡是持香而進,流星快步而出(趕旅行車)。黃大仙仍三教聚合之地,觀宇并不雄偉,地處山巒樓宇之谷間,而香火旺盛。進得觀來,我的去拜謁黃大仙,瞻仰道觀,少不得焚香禱告,祈求平安?上У氖遣灰娪^里的老道,我想是游人太多了的緣故吧,怕是夜夜驚起了老道的惡夢,讓他只得另壁地而去了。

                                            游黃大仙后,已近中午,導游港姐巧妙地安排我們在就餐前熱身購物。中餐正如港姐講的是減肥餐,幾個小貼的飯菜,就如昨晚在南澳的咸風中看繁星般的漁船,無味之極,草草了就。


                                            餐后上車不過半時,至當年中英交接香港儀式的廣場,我原以為是一開曠的場所,確原來不到藍球場那么大,景色全無特色,只有中央政府送的紫金花金色顯亮,而這個不奇之地確確實實是當年江總書記與英殖民親王交接香港的所在。

                                            約下午三時,我們再上車穿過過海遂道直奔香港島看維多利亞港。車停維多利亞港灣邊,導游港姐講這邊沿海有一段“星光大道”,有港星的手印和李小龍的塑像,并可盡領維多利亞港的風情。面前的維多利亞港,海水擁著海浪微瀾,和著一點點清咸的空氣,拂在面上。對面的九龍,高樓大廈鱗次節枇,歷歷盡收眼前。大樓后是港島獨特的山巒,峰頭和港灣上是空曠的天空,有飛云朵朵,一塊一塊飛絮般,從對面輕輕地似要掠過維多利亞港,再要從我們的頭上越過。幾只海鳥在淺藍的海港上一掠而過,又輕快地飛向遠處,直至我看不到它們。我們一路沿“星光大道”而行,領略港星們平凡而真實的大力金剛手印,直至李小龍的雕塑像前,留影而回。今日的維多利亞港,看起來是真的饒有風情的,她非如杭州西湖般似的如處子,歲月的滄海桑田,已把她殖民成成熟卓約般的婦人,如今淌開她溫熱的胸脯來溫擁我這遠離鄉土失意的旅人。


                                            下午4時去內地游客必去的海洋公園,晚餐后乘游輪夜游維多利亞港,不愧為“世界三大夜景”之美譽,詳情不及詳敘。

                                            晚住青衣,至賓館稍息,四人下樓超市購物夜霄,幾瓶啤酒夜聊至零時才睡。第二日的清晨,覺得在昨天游過港景后做過的美夢還沒續完的時候,大樓的窗外傳來瀝瀝不斷的雨聲。拉簾攬望,隔窗瀑雨狂下,想來今天再出攬勝無望了。下得樓來,久等冒雨乘的,先到青衣地鐵站,再乘地鐵至于香港島中環,電話聯系后乘的至此行到港目的地-----工銀亞洲總部?偛看筇玫男〗銥槲覀冝k好入樓手續,至三十四層,工銀亞洲總部的一位業務人員接見了我們,在我們說明來意后,他認真地對我們咨詢的事項進行了答復,使我們了然于胸。留了相互聯系的電話,我們起身告辭。

                                            出了工銀亞洲總部,乘的至最近的地鐵,先找了個吃飯的地方,把早餐和中餐一起吃了?粗饷娴钠儆,全然沒有停息的意思,又想到香港雖是好地方,確非我等長居之地,于是決定打道回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3:51:34 | 只看該作者

                                        駝背樟樹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6 編輯

                                        駝背樟樹

                                        袁耀輝


                                            久住在高樓林立的城市,內心時常感到無比的壓抑,于是城里人變換著法子想逃離,驢友,攝友,車友聯袂而去。自已也免不了被感染,以奔不惑的年歲,除了想逃離這鋼筋水泥似的城市森林,慢慢地積聚著一種思鄉的情結,就如故鄉大義山邊縈青繚白的薄霧,氳氤徘徊在心底,或掣開在回鄉的夢里。
                                                                                        
                                           
                                            離開家鄉多年,每次回去總感覺生疏而又似曾相識,然而根總在那里,印象最深的,是田野邊,村子旁的土崖下那一棵駝背的樟樹。它蒼老、粗碩、曲頸、駝背盤虬如臥龍,枝繁葉茂層層密密傘蓋數畝。也許是五百多年前,一只小鳥銜來,或是一位荷鋤晚歸的老伯鋤頭上掉下的一粒種子,深深扎根在土崖下的泥土里,無數個風雨的歲月,它茁壯成一棵樹。然而它只是一棵平凡的樹,不能像君子一樣去選擇“不立于危墻之下”;蛟S是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危墻轟然倒下,正茁壯成長的樟樹枝節斷了,背被壓駝了,但它的根系就成了一線生機,牢牢地抓住了土崖上的泥土,背雖駝了,但肩還是聳立的,在歷經滄桑的歲月后成長為一棵真正的參天大樹。幾百年來,駝背樟樹的枝葉搖曳在村子的青墻黑瓦之間,已自然和諧地與村子融為一體,它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村民的生活中,村民與樟樹的感情也代代相傳。這樣,一棵樹終因駝背而名,一個村子也因一棵樹而名。歲月不居,春秋代序,駝背樟樹就如一位得道高僧,有著深入的慈悲情懷,闡釋著世間倫回,生生不息地庇護著周邊勤勞而又滿懷希望勞作的鄉鄰。
                                                                                          
                                           
                                            兒時上學走的是一條石板路,過了一片竹菜園子,再過一株同樣蒼老的苦株樹,就能看到有兩團遙遙相對的濃影在晨霧中若隱若現,一團是學校,還有一團就是駝背樟樹。在春天,樟樹的細枝已然伸出嫩葉,樹前的油菜花金黃如繪滿田野,東面的大義山脈薄霧縈繞,主峰牛跡石山巖兀立,現在想來不用刻意去野外騎行,山水如畫的寫意景致,天天背著書包上學的路就是人生的旅程。在秋的雨天,站在學校二樓木廊上,雨水沿著頭頂的檐瓦淌下來,滴落在操場堅硬的泥土上聲形如碎玉,對面寂寞的駝背樟樹已然鎖住了清秋,雨打樟葉搖曳如芭樵,秋雨中的駝背樟樹背駝肩聳枝葉伸張。我仿佛看到,駝背樟樹的蒼老枝桿黑得虬頸蒼然,一只攀爬的蜘蛛,快速結完網,潛伏在蛛網的一角,等待一只蚊蟲的投入,或是一位躲雨少年抬頭的注視,一演一觀之中如世間輪回演繹成人生的一個宿影。時光如白駒過隙,村子前油菜花黃了又黃,樟樹葉落了又發新芽,兒時的小學今連檐瓦也已蕩然無存,時間讓我對此已無所依戀,那容我把記憶鎖在歲月的匣子里,惟有郁郁蔥蔥的駝背樟樹依然搖曳在青墻黑瓦之中,如今讓我懂得了一點人世間的滄桑味道。然而,已近不惑的我依然離滄桑很遠,未來的路似乎才是人生真正的旅途!
                                           
                                            四山環合,山如懷抱。昨夜,我又一次夢回家鄉,漫步在駝背樟樹下。深深的夢里,除了明月、清風、蟲鳴、三兩點星掛在天際,還有搖曳擁擠的樟葉、樹的剪影,連同遠處連綿起伏的大義山脈謐如天賴。無邊的月色透過枝葉婆娑的間隙,有數點清輝灑落在駝背樟樹下的泥土上,神游的我陶醉于其中,任由樹隙間一兩點月的清輝濯洗著,沒有煩憂,沒有疲累,沒有塵世間的爭奪;只有沉靜,只有兒時的足跡,只有一份深深的從容和淡定!一切是那樣的真實而又似不可捉摸,我又一次真真實實感受著駝背樟樹它寬厚的懷抱,感受著它心至通靈無所不在的神佑。
                                                                                        
                                           
                                            五百多年來,人世間已經有無數個倫回,駝背樟樹因駝背而免受利斧之伐,因非大材之木而讓鄉鄰享受蔭庇之惠,就這樣一直周而復始庇護著鄉鄰淡泊著自已的時光。它似乎深俱無邊的世間智慧,從不需要去外界看盡這世間的繁華,也不需要因錯失而追悔,因羞愧而汗顏,因求利而役使他人,因求名而喪身忘性。默默地,把自已長成一棵樹,背駝了,但肩膀還是聳立的。
                                           
                                            使我深深懷念的是這棵蒼老的駝背樟樹,我是多么地想回到它的懷抱!想讓自已如今已近不惑的年歲,在它的庇佑下不停地去淡泊自已的人生,讓這人生的悵惘在慢慢的時光中走過,不記悲喜,不爭得失,在今天時就懷念昨天,又在明天時懷念今天,讓分分秒秒易逝的時光累計成自已一生一世朝朝夕夕的過往。從此,在這濃如傘蓋大如廣廈的駝背樟樹庇護下,讓自已去擁有一份深深的叢容和淡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樓主| 發表于 2015-4-9 16:13:22 | 只看該作者

                                        我的父親-家父仙逝,享年88歲,從此長眠老家書房嶺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6 編輯

                                        我的父親

                                        袁耀輝
                                                                                           

                                          ——家父仙逝,享年88歲,從此,長眠老家書房嶺。
                                                          
                                        他可俯視,住過的祖屋;
                                             他可俯視,那走過的家鄉小徑;
                                          他可俯視,那北去的湯河;
                                              他可俯視,那耕耘過的土地;
                                                       他可俯視,那孩子們歡鬧過的禾坪;
                                              他可俯視,那所故鄉的小學;
                                        他可遠望,那巍巍群山;
                                                           他可見牛跡石的日出,和高嶺的夕陽。
                                                       
                                                        故鄉山水養育他,最后又擁抱了他;
                                                                                           他是我們永遠的高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
                                         樓主| 發表于 2015-4-15 07:23:29 | 只看該作者

                                        陽明山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5-5-7 19:07 編輯

                                        陽明山

                                        袁耀輝
                                                                                             

                                            陽明山,山連著山。慕其之名,周日,久雨初晴,風清日朗,結旅成行。上泉南經接履橋互通轉二廣高速,下高速折上東南而進,一途山路約二十公里,一門阻其路,購票詢路遠近,言尚有十八公里,不敢舍車步行,又驅車而上,山路漸陡,一路曲折向上,初急馳后緩行。

                                            沿途風景毫無特別之處,偶有三兩枝紅杜鵑紫杜鵑在路邊山崖上隨風搖曳,也不足為奇。近十二時,過紅六軍團西征路過處至萬壽寺,停車前往。拾級登上寺門,整個寺殿坐東朝西,南有觀景園,北有地藏殿,前為大雄寶殿,管房分列兩側。萬壽寺的對聯是趙樸初先生書寫:“東土西方一塵不隔,梵宮琳宇萬法同歸”,道盡我佛普度眾生的慈悲。萬壽寺又名陽明寺,寺內菩薩眾多,靈念自是當然,我們一行焚香虔誠跪拜,“懇求大慈悲,施與眾生樂!

                                            餐后去觀杜鵑花海。在萬壽寺南,一峰似有摩云插天之勢,早有游人絡繹不絕,舍車而行,拾級上攀。一路杜鵑成簇,已成規模之勢,可惜此時山鵑尚含苞中,尚未映發,詢當地采茶村媼,尚需半月才開。想約鵑花齊放,確也算得上陽明山的一處絕景。來得太早,不遇花期,憾矣!此時無景無色,我等攀爬忘累,登至山頂,俯瞰四望,云峰涌動,不可飛陟。無景可觀,留影而返。

                                            陽明山之行,不遇花期,敗興;見無絕景,難慊所望,虛了行旅。陽明山---實不至名不歸之山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
                                        發表于 2015-4-15 07:36:28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袁平 于 2015-4-15 07:47 編輯

                                           
                                             耀輝宗親好文采,學習了。

                                               袁力認識耀輝宗親吧?給大家作個介紹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手機版|袁氏宗親網 ( 粵ICP備14002288號   

                                        GMT+8, 2019-12-12 03:28 , Processed in 0.49823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風格設計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5分彩奖金 北京PK10玩法计划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